【魏叶】意外同居

大概是……快三年前的商稿。

算算应该可以解禁了吧……没怎么参本不太懂,翻了一下当时的合同,发本一年之后似乎就可以了?

现在想想,都快不记得全职剧情了_(:з」∠)_

反正最近也在搞备份,这里也发一份好啦!

(其实只是单纯混更)


【注意】

西方魔法世界背景。

时间久远可能有OOC。大致扫了一下魏琛依旧是个老流氓。(咦)

少量【包罗/林方】请注意食用。


 

[1]

几近坍塌的旧墙下,浓郁的夜色将两人的身形裹住,却是掩不住他们脸上的凝重。

叶修紧紧握着手中的瓶子,随手晃了几下,一脸菜色:“这东西真有用?”

魏琛扫了一眼冒着黑气翻腾着的液体,饶是一向油嘴滑舌的他也不由得担忧起来:“……这话你得问罗辑和大眼。一个买一个卖,谁比他俩更清楚这东西的效用。”话音一转,他突然又贱兮兮地笑了起来,“要不你先干为敬?”

“呵呵。”叶修闻言只是一笑,把药收回怀中,一个侧翻躲过一记突如其来的火光。

浓艳的火焰将两人方才所处的位置烧成粉末,一个人影从不远处急匆匆地跑过来,然后气急败坏地跺脚:“兴欣的,把东西交出来,我饶你们不死。”

拉着叶修在空中飘浮的魏琛,掏了掏耳朵,满脸的不耐烦:“我说你追我们这么久你累不累啊,不就是一根羽毛吗,至于嘛!等我回去给你寄一只鹅过来,随便你拔毛。”

“什么鹅毛!我那可是凤凰羽!明明是我先找到的!你们两个强盗!”魔法师在地上跳着脚,随即法杖朝两人一指,笑得无比开心,“追了那么久你们估计没法力了吧,这下我看你们怎么跑。”

一张火焰结成的大网呼啸着朝两人扑来。魏琛叹了一声,法杖一挥将火网吹灭,然后从大衣里掏出一瓶魔药,闭着眼睛就往嘴里倒,“小孩子你说你怎么这么烦呢……叶不修抓紧了啊。”

叶修同样喝下魔药,想说什么,突然整个人就往魏琛身上贴了过去。茫然之间两个人的身形已然越升越高,一个旋转着的黑色时空传送阵在头顶泛着光,浓厚的魔法元素在其中不停叫嚣着。看见这幅光景,叶修顿时忘了刚才的话,开口嘲讽起来:“哟,这元素控制得,啧啧。不愧是大眼的药,不然你现在哪儿能使出来。”

“呵,回去收拾你。”

说完魏琛一把将贴在身边的人搂住,就这样径直朝传送阵飞去,浑然不顾下面因为法力耗尽而不能飞的魔法师。

一阵头晕目眩之后两人摔在了兴欣的后院里。叶修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顺便狠狠地踩了魏琛几脚。“我就说你喝了魔药,稳定性还是一样差。”

“你懂个球,我可是一直有着引以为豪的自制力。”

“然而和魔法的稳定性没有任何关系。”

一边拍着自己身上的尘土,叶修突然感受到魏琛猛然贴在了自己身后,顿时皱眉,“呵,想打架?”

魏琛按了按太阳穴,同样语气不好:“打什么打,老子现在没魔力你让我跟你打什么。让让让,叶不修,别挡我路。”

“院子那么大你自己不能从旁边走?”

“走哪儿你都挡着我,叶不修你是不是真的想打!”

“不是我走哪儿你都贴着吗!”

“少来!叶不修你真的越来越不要脸了!”

“呵呵。”

两人就这么站着面对面地吵了几句,突然发现彼此的距离也……太近了一点。叶修率先伸手推了对方一把:“魏琛你站这么近干什么!”然而他刚把对方推开,对面的人立刻又贴了上来,顿时就气笑了,“大白天的,想耍流氓是吧?”

“谁没事儿对你耍流氓!”魏琛脸一红就骂了过来,然后皱眉,“不对劲,刚刚你把我推开之后,我就跟磁铁一样就被你吸过去了……”

“……你说什么玩意儿呢。”叶修猛然黑了脸,“你还真的耍流氓是吧?”

“我……”

闻声赶来的兴欣众人,一来就惊呆了。

方锐颤抖着手指了过去:“会长你看他们!白日宣淫!”

魏琛和叶修齐齐转头对着方锐竖中指。

陈果把到嘴边的“你们在一起了”的话压下去,尴尬地笑笑:“你们忙了好几天了,先去休息一下,老站着多累啊。”

然后她看到两人跟恋人一般,肩并肩紧贴着走了过来。

苏沐橙拉着陈果的手开始兴奋低声惊呼:“魏琛出手啦?”

叶修扫视了一圈,感受到身边那个人的气息特别近,无奈地问:“罗辑呢?”

“昨天就出去了,说是订错魔药,给王杰希发讯息但是对方没回,就直接找上门……怎么了?”

魏琛和叶修顿时白了脸。陈果见状有些不对,连忙说:“有什么先进去再说。”众人这才盯着就差手牵手一起走的俩人,一起进了房子。

 

[2]

“所以,你们是喝了那瓶魔药,才变成这样的?”

陈果捧着已经变凉的茶,强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

对面的两个人不高兴地点点头。魏琛抱着头整个人看上去说不出的懊悔和沮丧:“早知道就不喝那药了……看上去就稀奇古怪的,作用也这么奇怪。”

“有什么不好,不是特别适合你俩吗。”方锐不耐烦地说,“说不定明天就恢复正常了。”

结果第二天,两人被塞到了马车上,打包送往了公会在郊外的独立公寓。

出发前,陈果语重心长地解释:“你们俩先去那边住一段时间,等药效过了或者罗辑回来再说……你们俩现在的状态也不能做任务也不能在公会里正常休息。我觉得方锐说得有道理,毕竟公会那么多人,你们俩让人误会了多不好。还是先去别的地方住一段日子吧,就当休个假。”

理由充足得让两人无法反驳。

回想起公会里大家投过来的诧异与了然的目光,叶修忍不住给了身边人一拐子。

魏琛疼得吸了一口气:“你干嘛呢,我又没乱摸。”

“心情不好。”

“唉你心情不好又不是我错!我也心情不好啊!好好地一个休假非得要跟你绑一块儿,还没得挑。”

“呵呵。”

“呵个球。等会儿你自己收拾房子啊,别指望我用清洁咒。”

在前面的车夫简直要被这种不自觉的粉红色泡泡给挤死。

 

两人拎着箱子推开门,立刻被扑面而来的灰尘弄得睁不开眼。魏琛一边下意识地甩清洁咒一边抱怨:“这房子是多久没打扫了。”

叶修一手拎着箱子,一手抬起来想揉眼睛,却不小心手肘撞在了魏琛的脸上,对方立刻咧嘴,灰尘顺利地进到了嘴里。

魏琛侧头:“……呸。”

看着叶修一直拿手揉眼睛,他也不好意思开口跟对方吵架,只能默默自己一边吐灰一边任劳任怨地开始清理房间,浑然忘记了刚才在车上自己的豪言壮语。

跟着魏琛走的叶修终于停下手,睁着红红的眼睛看了一下干净的房子,转眼就对上了对方的目光。两个人站在床前,突然陷入了沉默。

魏琛率先错开目光,假意咳嗽一声,伸手在空中一划,一道帘子就这么挂在了床中间,将床隔成两部分,这才单手叉腰,得意地说:“一人一半,就跟昨晚一样。”说着他又语气僵硬地补了一句,“叶不修我们打个商量。”

“什么?”

“你今晚能睡姿好点儿吗?昨晚老子都被你踹下床了。”

“说得好像最后我不是跟你一起睡的地板一样。”

“我觉得我该找个什么东西把你绑着,我看你怎么乱动。”

“有本事来试试啊。”叶修不屑地笑了笑,转身朝楼下走去。魏琛被迫跟上,不满地闹腾:“干啥啊让我躺下休息不行吗,我可是娇贵的魔法师,坐了那么久的车还不让我休息一下。”

“我饿了。”

“……我也有点。”

乖乖地跟着进了厨房,为了不打扰对方做饭,魏琛很明智地背靠背站在对方身后,兴致勃勃地点菜。

“要吃酸菜鱼,拔丝山药,糖醋排骨,碳烤羊排,东坡肘子,红烧狮子头,三文鱼寿司……”

叶修一刀把黄瓜拍扁,冷冷地说:“只有凉拌黄瓜。”

“不能加个肉?”魏琛闻言苦脸。

“那你来做饭?”

魏琛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厨房终于安静下来。叶修刻意忽略对方的存在,专心地做起了饭。魏琛顺手捞过一根洗好的黄瓜,小声地啃起来,但是贴着对方的背却是热得简直能做起铁板烧。

这家伙什么时候还能做饭了……明明都是单身狗。凭什么这么多年就他学会了做饭,自己和其他人都还是厨房杀手,每次一进厨房就要被兴欣那帮女汉子赶出来。散人已经散到生活技能都全部精通了吗,这竞争压力也太大了,简直是要抢少女的饭碗啊。

胡思乱想到这里,魏琛啃完了黄瓜,感觉手上有汁水,便顺手往身后擦了擦手,却不想摸到了一片柔软,下意识捏了捏——

“砰!”

叶修扔了菜刀转身把魏琛按在地上,笑了:“你摸哪儿呢?”

回过神来的魏琛:“……手滑。”

叶修用一副要杀人的表情瞪着魏琛许久,直到锅里传来米饭的香气,这才狠狠地把对方扔在身后,起身开始盛饭。

魏琛终于老实了下来,乖乖地端菜端碗拿筷子,跟在叶修屁股后面跟小弟一样规矩,心里面却把自己的手砍了不下千万遍。

——让你贱!让你滑!

像热恋情侣一样紧紧地挨着坐下,魏琛刚一抬手吃了口饭,就被叶修踹了一脚。

“一边儿去,你的手挡着我了。”叶修嫌弃地又打了一下魏琛的右手,差点没把对方的筷子给打下来。

魏琛想了想,对着筷子念了句什么,筷子就飘飘忽忽地自动开始夹菜喂饭,乖巧得像是有人用手在操作一样。他得意地看了一眼叶修,然而对方的行动出乎意料。

叶修抓住了那双跟着主人一样嘚瑟的筷子,单手折断。

迎上魏琛诧异的目光,他说:“碍眼。”

魏琛深吸一口气,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归根究底的确是他的错,当时提议喝魔药的是自己,刚刚手贱的也是自己。

算了也就摊上叶修他才这么妥协。

他别扭地用左手拿起勺子,像小孩子一样开始吃饭,怎么看怎么可怜。叶修看了几眼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了,便忍不住伸手给对方夹了块黄瓜,但是语气依旧硬邦邦的:“早点吃完去洗碗。”

魏琛挠了挠脸,忽然有些高兴地吃了起来,对于一会儿要洗碗的事情甚至有点期待。

这种老夫老妻模式什么的嘿嘿嘿……魏琛心底的小人忍不住手舞足蹈。

 

哼着歌,在叶修疑惑的眼神中洗完碗,魏琛迈着愉快的步伐拉着对方进了图书室。

厚重的书架整整齐齐地码成排,高大的梯子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魏琛伸手在书架上摸了摸,一层厚厚的灰看得他嘴角一抽。

“果然都是些藏书……虽然没什么人来打扫。”魏琛认命地捞起袖子,说着就往梯子上爬,“叶修你随便找个地方……”

话音刚落叶修就自动贴了过来。

魏琛:“……”他倒是忘了对方不能离自己太远。

叶修满脸嫌弃地看了过来:“乖乖地找低层的书,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唉我这可是为了我们兴欣好,这图书室可是当年和霸图一起倒腾的,里面不知道多少珍本,就这么被蒙尘多不好,搬回会馆挺不错的,叶修你怎么就这么泼我冷水呢!”

“那你是想我跟你一起搬个梯子爬上爬下保持水平距离?呵。”叶修冷笑了一声,就地坐下,魏琛立刻被他一把拉在地上,不情不愿地跟着坐了下来。

“那怎么办。”

“随便看看打发时间,我们回去的时候叫会里多来点儿人,把这里都搬走。”

“……”魏琛默默地从身后的书架上摸出一本书翻开,“你高兴就好。”

图书室高高的墙上,午后阳光从窗户里融化而下,盈盈地填满了两人在的那一方空间,像是泡在温泉里一般温暖。房间里不知道何时开始只有时不时翻过书页的声音,还有两个人平稳的呼吸声。

魏琛合上书,想转身换一本的时候,就看到叶修头靠在自己肩上,安静地睡着了。

愣了一下,他轻轻地把书翻开,从第一页开始看了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一动不动,直到昏暗的暮色罩在两人身上,直到叶修睁开眼,伸了个懒腰,这才像是惊讶一般,转头说:“晚饭吃什么?”

“稀饭。”

叶修没好气地回答。

 

[3]

一道闪电舔了舔天空的脸,软绵绵地融进了云层之中,伴随着同样娇弱的雷声,在所有雨滴的巨大嘲讽声中悄然不见。

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叶修烦躁地动了动身,感受到身后人的呼吸声时,顿时更加闷得慌。

——啊,好想……上厕所。

白天特意选了吃素,结果谁想到晚上脑子一抽做了粥。

现在好想上厕所……但是这家伙睡得跟猪一样,虽然很不高兴可是又不想吵醒他。

叶修不高兴地翻了个身,然后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差点没吓出声来。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叶修终于回过神:“魏琛你是不是没吃药,大半夜不睡觉盯着老子干嘛!”

“谁让某个人一直动来动去的跟多动症一样,我睡得好好的就梦到身后有个毛球在蹭我。”魏琛回答。

“……说谁毛球呢,要我虐你一把吗?”

“不说这个了。”魏琛岔开话题,“你这动静……我们晚上也没吃什么让人气血上涌的玩意儿啊,你为什么这么焦躁不安,啧啧年纪大了还这么饥渴。”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雄风不振呢。”叶修冷笑着回敬。

“哎哟叶不修长脸了啊,谁给你的自信啊。”魏琛说着就直起身来挽袖子,“我是不是雄风不振你要不要来比一比?”

“大半夜的谁要陪你抽风。”叶修脸上一热,不满地翻身,“睡你的觉。”

“睡什么啊睡,这个时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魏琛一手撑在叶修脑后,俯下身在对方耳边说,“你不就是心虚了嘛。啧啧,萎靡的叶不修。”

“……”

叶修听见自己脑子里,有一根叫做“理智”的弦,傲娇地断了。

他转过头,迎上对方似笑非笑的目光,缓缓勾起嘴角。

“你真的,想死?”

一道闪电将光照在魏琛的脸上,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满是得逞的笑意。

 

叶修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大半夜不睡觉,陪着这个混蛋脑子抽风。

明明只要不去理会就好了,怎么突然就被激成了这幅样子?

闷热的雨夜在两人沉重的呼吸声中显得越发湿热。叶修干笑了一声,按住了对方刚抬起的手。

“老魏啊,年纪大了该禁欲,不然老了身体就糟糕了。”

“上次不是你还说,你跟我一样生龙活虎吗?”魏琛似笑非笑地回答。

“你多大了还信这个。上次下楼梯崴脚的不是你是谁。”

“那是你早上没睡醒的时候在前面喝水乱洒,我一不小心才会崴脚好吗。”趁着叶修还在分神想办法岔开话题,魏琛突然压在对方身上,头埋在对方脖颈边,“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心里面在想什么吗?”

叶修顿时僵直了身体,冷意从背后浸入骨头。

他舔了舔因为紧张而干涩的嘴唇,听见魏琛带着笑意说下去:“你不就是……晚上水喝多了,想上厕所吗?”

“……呵呵。”

叶修一把推开对方,像是逃过一劫,又隐隐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失望,丢下习以为常的两个字,黑着脸走向厕所。

魏琛打了个呵欠,又变成了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整个人就跟无尾熊一样挂在叶修身上,半眯着眼睛,好像随时都能睡过去,直到叶修用威胁的话语让他转过身去,这才不情不愿地原地转了180°。

解决了急事,叶修督促魏琛把床中间的帘子加厚了一层,这才不高兴地躺下闭上眼。而魏琛却是没有像之前一样背对背睡下。他的身形比叶修略大,就这么面对对方,在对方呼吸平稳之后便将手搭了上去,看上去像是把对方环抱着一般。他又往前挪了挪,直到将对方整个人都圈在自己怀中,这才满意地睡了。

被他环住的人,耳朵悄悄地红了。

 

 

[4]

叶修是被憋醒的。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有面向猥琐的大猩猩将自己死死地搂住,并且双臂越搂越紧,厚重的毛压得自己几乎快要不能呼吸。

浑身大汗地睁开眼,他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从噩梦中脱离,反而是进入了现实噩梦之中。

魏琛整个人手脚并用地扒在自己身上,把自己的头搁在他的肩上,沉稳的呼吸声在脑后响起,鼻息之间全是对方的味道。

叶修有那么一瞬间特别想一脚踹过去让这家伙醒醒,但是转瞬他又放弃了这个想法。原本随意放在对方身侧的手,像是着了魔一样,缓缓地环住对方的腰,眨了眨眼睛,放心地把头再次靠在对方肩上,闭上眼开始补眠。

——反正,这家伙也看不到。

即便是他醒了,发生的一切也都是他的错,跟自己毫无关系。

毕竟睡着之后动手动脚的,可不是自己。

雨半夜便停了,清晨的阳光早早地爬进屋子,偷偷地潜伏在床边,像是不忍心去打扰两人的独处一般。

魏琛嘴角隐隐浮起了笑意。

——死要面子的人,总算是慢慢上钩了。

 

 

“小弟小弟,我们到啦。”

马车在葱郁的树林之中哒哒地往前走着。包子接过罗辑递过来的豆浆,从窗外瞥见了不远处在树尖之上隐隐若现的房顶,张大了眼睛开心地说。

“啊啊啊啊说了不要在吃饭的时候太激动,豆浆都洒了一身!”罗辑手忙脚乱地念了个水咒,拼命冲洗手上还有些烫人的豆浆。包子见状,一把拉过对方的手,就这么舔了过去。

罗辑整个人立刻就跟爆竹一样满脸炸得通红,哆哆嗦嗦地说:“你你你你干什么……”

“喝豆浆啊。”包子一本正经地回答,看上去疑惑地偏偏头,“怎么了?浪费了多可惜啊。”

“你你你……”罗辑慌张地指着对方半天,终于败下阵来,垂头丧气地说,“随便你好了……”

低着头的他,当然看不见对方脸上浮现的狡黠的笑容。

在前面赶车的车夫,开始怀疑自己自己这车是不是情侣专线。愤怒的他在将两人送到屋外之后,就这么急匆匆地加速离开,扬起一大片寂寞的尘土。

罗辑不明所以地被尘土呛了好几口,然后被包子抓住机会拍了拍背,顺带在头上摸了摸。

叶修跟魏琛来开门的时候,就看见罗辑被包子揽住肩膀,红着脸不知所措。

稍稍愣了愣,叶修和魏琛立刻回过神来,把两人迎了进来。看着包子跟护崽子一样拉着罗辑在沙发上乖乖地坐下,还伸手给对方喂水,叶修突然觉得毛骨悚然。

“……敢情包子这是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也就你和老板娘他们几个女人一样,以为包子单纯无比了。”

“你说谁女人呢?”

“我我我,我女人。”魏琛连忙安抚炸毛的对方,低声陪笑着把对方哄到了沙发上坐下,然后抬头看到包子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哄老婆什么的,多开心啊。

丝毫没有察觉这俩人之间的默契,叶修看向捧着杯子乖乖喝水的罗辑:“你们是过来送解药的?”

罗辑点点头:“上次买了药之后才发现回执订单上出现了核对错误,王前辈正好那个时候联系不上,我就亲自去拿解药了。”

说着他便从空间袋里掏出一瓶透明的液体,就这样放在了桌上,顿时吸引了对面两个人的目光。

“两人各喝一半,不到五分钟就能解开药性。”

叶修这几天紧绷着的神经总算是松了下来,整个人又恢复了以前的冷静。他拿起瓶子一下子就喝掉了一半,然后将剩下的一半递给在旁边发呆的魏琛:“该你了。”

“你不说我都以为你要用合卺酒的喝法……”低声飞快地嘟囔了一句,魏琛接过瓶子,仰头喝光了药。

了却心事的叶修站起身来:“住了一两天也该回公会了。包子你们帮我俩去图书馆搬个书。”

罗辑“哎”了一声答应下来,却立刻被包子敲了敲脑袋。包子挠挠头,笑着说:“老大老大,恐怕不行啊。那个车夫跑了。”

“……你们对他干了什么啊。”叶修忍不住按了按额头,“那我们下次再来搬好了。”

听到“下次”,魏琛顿时嘿嘿嘿地笑了起来。听见这贱兮兮的笑声,叶修不满地瞪了一眼:“终于要摆脱你了,背后灵什么的这辈子不想再体验第二次。”

“那真可惜,我觉得少了个厨娘还真的不习惯。”

“……”叶修压下火气,安慰自己马上就可以离这家伙远远地。他决定等五分钟之后,魔药效果解除了,就立刻出发去附近的驿站租个车走,绝对不要跟这家伙再呆一起。

谁知道魏琛像是听到他心中所想一般,笑着扬起了手,一道黑色似曾相识的传送阵就这么出现在了两人头顶。

他拉住叶修的手,对罗辑和包子笑了笑:“我们先走一步啦,少年们。”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句“卧槽”,就这么被拽着飞进了传送阵。

罗辑捧着杯子快要哭了出来:“前辈就这么走了?我们怎么办?驿站离我们这儿可远了,我颠了一晚上的车,骨头都快散架了。”

包子连忙摸摸小孩儿的头,安慰道:“没事,我们在这里住一晚,给公会传个信,让他们之后派人来接我们不就好了。”

成功地把小孩儿安抚好,包子转头便开始思考今晚能干什么,立马笑得像是白痴一般,看得罗辑莫名觉得有些不安。

 

陈果刚准备将从院子里摘来的兰花插进公会大厅的花瓶,一个传送阵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不远处,下一秒叶修和魏琛就这么抱着滚了出来。

所有人都被吓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魏琛你敢不敢更重一点?”

“唉昨晚不都一样重吗你怎么就不嫌弃了啊!”

“昨晚躺的是床,现在躺的是地板,能一样吗!”

“是是是,你说得对。”

任劳任怨地拍着叶修身上的灰,魏琛满嘴敷衍地应和着对方的不依不饶。

苏沐橙看见这一幕,趴在桌上笑得直不起身,同坐的莫凡有些莫名,最终还是默默地啃着少女递过来的干果。

方锐抖了抖:“他们俩不是吃了解药吗,怎么感觉没用?”

“药性是解掉了。”坐在方锐旁边的来串门的林敬言笑了笑,“但是这人啊,一旦缠上了,想解掉,就难了。”

方锐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像是有点感同身受般,默默地点点头。

丝毫没有注意到大家诧异的目光,两人就这么默契地一边吵着架,一边肩并肩朝楼上的房间走去,似乎完全忘记了药性早被解掉这个事实,依然是寸步不离。

“都说了别跟背后灵一样,不知道什么叫平行走吗?”

“楼梯太窄了,除非你让我抱着你?”

“……呵呵。”

两个人的声音在关上门之后,便戛然而止。

像是一个讯号一般,所有人都收回了打量的目光,抱着不同的内心震撼,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兴欣再度运转起来,仿佛这几日发生在魏琛和叶修身上的事,都再正常不过。

绚烂的阳光照进屋子,叶修被魏琛压在了门后,听见对方笑着说:“昨晚我们不是说过要比一比吗?”

“择日不如撞日,这个比赛,我们现在继续?”

“……魏琛你果然不要脸。”叶修咬牙切齿地回答,得到了对方一个得逞的笑容。

 

 

-end-

热度 27
时间 2018.03.03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