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 年 光 谱 ❀

不混圈不支持转载。

头像来自网络,侵删。

【头号玩家】[东修-友情向]Step Step 04

好喜欢战斗场面哦,可是好死脑细胞哦(x)。

※本篇战斗场面(个人感觉)略血腥,慎入或请略过。

终于出本了,下一步写什么……(陷入沉思)

要不然写修弟爸妈突然有事不能回家,结果他昏天黑地玩游戏被东哥教训一顿好了(修弟委屈)


前篇:【1】      【2】      【3】


后篇:【5】     【6】

--------------------------------------



大厅内烛光盈动,似有一道不可见屏障将此处与外界隔离,让站在其中紧紧相拥的一男一女仅能依靠这卑微光芒展现自己的容貌。

修一脚踏入大厅便看到那隐藏在昏暗光线中若隐若现的两个身影,虽然心里仍旧有些慌乱,但还是做出战斗的姿态,与一旁的大东交流:“两个人……如果不出所料,最佳通关应当是要拯救NPC。”

“两个人抱在一起,不好救。”

“不,一般副本不会让BOSS与人质NPC一直待在一起,多半会有分开的阶段。”修冷静地分析,“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可以秒BOSS。”

大东看一眼修,顿时恍然大悟。“你的刀……”

“没错,我的短刀。”修摊开手,一把半透明的短刀静卧于掌心,长约四十厘米左右,看上去似乎并不起眼,可二人都知道,这把刀有一个附加属性——弱点必杀。

“武士先生,你能够撑到我的必杀一击吗。”修挑眉看向身边人。武士含笑看他一眼,双手握刀于胸前,作出保证:“等的时候,可别睡着了。”

“哇这可是个好问题。”忍者装模作样地抓耳挠腮一脸苦恼,“不如你一边扛着一边唱唱歌,让我清醒清醒?”

“摇篮曲?”

“饶了我吧,我可不想再听一遍。”修连连摆手,“开打开打,打完睡觉。”

大东疑惑地看一眼并没有察觉自己说了什么的忍者,终究是暂时按捺住探寻的心思,与对方一同走入开怪范围。

女鬼立即环抱着NPC,笑盈盈地转过身,面对着来人。

“二位,是来参加我的婚礼的吗?”她将脸贴在怀中之人胸口,苍白的面容上显露出一丝娇羞。

“婚礼?”似是觉得这两个字颇为好笑,稍矮一些的少女双手抱臂反问道,“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做鬼的嫂子。”

“小孩子可别撒谎哦。”女鬼笑容一滞,“我从未听过我的夫君提及他有两个妹妹。”

“奇怪,你应该质疑的可不应只有这一点。还是说,你其实知道,自己是鬼?”修说着还嫌弃地捂住鼻子,“这个味道,是被你杀死的族人的尸体发出来的吧……真可怜,为了一个并不可能实现的愿望,葬送了所有亲人的性命。”

“真可惜,竟然不是我的客人。”女鬼怜悯地自言自语,扶着怀中人于厅中独椅坐下,“算了,恰好婚礼需要助兴节目,二位非常适合……”

“遇害者的角色哦。”

她笑着再次转过身来,将男子护在身后,与此同时大厅四周落地窗猛地碎了一地,阴冷入骨的风汹涌而入,卷起不知何处而来的血色樱花,气势汹汹地朝两人咬去。

“哇哦。”修感叹一声,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大东视野之内,连呼吸与温度也同步失去踪迹。并没有时间惊叹于忍者的精湛绝技,大东迎着这片血樱组成的戾风,挥舞手中太刀横向一斩——双方相遇碰撞发出如同兵刃相接般的清脆之声,血樱似是不堪这一击,自碰撞之处裂开一道长长的豁口,有腥臭的花瓣混着黑色浓稠的液体从中呻吟着吐出,像极了啼血之人。液体低落在地面,升腾起一片腥红雾气,大东立即屏住呼吸向后一步,避开雾气的范围。

“有毒。”他低声提醒不知隐藏于何处的忍者,“我把风引在一片固定区域,你注意我的位置,小心雾气扩散。”话音刚落,耳边突然传来女鬼温柔的低语。

“你知道吗,我在这里等他太久了。”

一阵凉意从脑后升起,大东几乎是在这句话第一个字吐露出的一瞬间转身挥刀即砍,可女鬼却不紧不慢地抓住了他的右手。大东垂眼一看,白色从女鬼的手上开始朝他的手上蔓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他的手逐渐变得透明。大东当机立断地抬起左手,握刀朝着自己的右手往下一砍,鲜红的血液立即从断口处喷涌,而他并未停歇,脱去控制的第一时间便踩上一股趁虚而来的戾风高高跳起,迎着女鬼的头顶朝下再次挥出利刃。寒光劈开女鬼身躯,大东没有去看结果如何,而是借助惯性向前一个翻滚,手中长刀顺势从女鬼体中抽出,带着森冷鬼气一把刺入尚未死心的戾风之中,腥臭的液体迎头喷在女鬼身上,女鬼的一阵惨叫声带着摄人心魂的能量钻进大东耳中,使得他落地之时忍不住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将刀抵在地上才堪堪稳住身形。

他抬头看向被自己砍中一刀的女鬼,对方被戾风之中的液体浇了一身,漂亮的婚纱被腐蚀,冒出阵阵黑气;脸上被刀劈开一道缝隙,原本楚楚可怜的姣好面容毁了一半,露出里面狰狞的鬼面。她捂着脸嘶喊着,双目留着血泪,瞪着眼前重新举起刀的少年:“你竟敢毁了我的皮囊……我要剥了你们的皮,重新为我做一件……”

……皮囊?

大东因为这个词而双目一亮——如果女鬼一直裹着一副皮囊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弱点可能藏在皮囊之下?

他计上心来,观察着着四周戾风的出没规律,并借着戾风为掩护,不停地在女鬼的“皮囊”之上制造缺口。不出一会儿,女鬼如同碎布拼贴的玩偶一般,破破烂烂的身上挂了一堆看不清原形的碎片,被“皮囊”所遮掩的真实躯体一直有阴森鬼气不住在表面翻腾,隐隐约约地,大东看见在靠近女鬼心口的位置,有一个小小的、露出一个尖角的物体。而女鬼似乎对此物颇为重视,自从暴露之后就用一只手小心翼翼地遮掩住此物。

——找到了。

大东嘴角上扬,假意朝女鬼心口处刺去,在对方躲闪之时,以右脚为轴,向左旋转而出一个弧度,身体顺势朝左方倾斜,长刀指向坐在椅子上昏迷不醒的男子。

女鬼一惊,顾不上遮掩自己的弱点,双手化出细长鬼爪朝大东伸去。而就在这一瞬间,大东硬生生转过身,以手中长刀架住那杀气四溢的十指,朝着空气大喊:“趁现在!”

在他刚开口的瞬间,忍者的身影从旁边一道戾风之中破出,手中短刀带着血樱的腥气,如同被血液染红浸透般,自刀锋处划过一抹腥红刃光,精准无误地深深扎进女鬼心口处那四四方方的物体。

“啊——!”

女鬼发出刺耳的惨叫,与此同时身上抖动着发出不详的黑色光芒。尚未来得及松口气的大东,见状立即将手中长刀往脚边地面奋力一插,随即将快要摔出去的修一把揽住转身护在怀中,背对着女鬼蹲下来。一道明亮的屏障以长刀为圆心,罩住了二人和一旁的男性NPC,将女鬼自爆的能量尽数挡在外面。修双目放光地试图伸手摸屏障:“哇,帅!”

大东连忙哭笑不得地按住对方的手:“别摸,再摸就碎了。”

“噢。”修失望地收回手。

待身后的动静消失后,两人这才站起身,查看战利品——在女鬼死去的地方,有一个十分普通的、陈旧的日记本静静躺在那里,仔细分辨的话,应当就是CG里NPC在树下拾到的那本书。

“你竟然能在腥臭的风里忍那么久。”大东有些敬佩地看向正埋头研究日记本的少年。结果下一秒他就看见对方丢下日记本大步跑到角落开始吐。

大东:“……”

少年吐完之后,幽幽地转过身看着他:“我刚忘了那个味道……你一说,我又想起来了。”

“抱、抱歉。”大东有些不知所措地递出一张手帕,然后呆呆地看向对方从怀里掏出一张一模一样的手帕。

俩人立即傻愣在原地——这手帕哪儿来的?

相互对视一番,两个人终于想起来自己现在依然是女装,顿时心下了然是角色设定。修嫌弃地丢掉手帕,收起日记本,朝大东招招手:“还是快出本吧,我怕再待下去会发疯。”

大东默默把刀从地砖里拔起,抖落刀上的秽物,入鞘后收入仓库,跟在修身后走出了来时的庭院大门。



Tbc.

评论
热度(69)

© ❀ 少 年 光 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