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不支持转载。

建议先阅读“Read me first”。

头像来自眠狼。

【东修】Step Step 05

真的是友情向,相信我(暴风哭泣)

腐向我只会写少年修弟,不是小学生修弟。

更完这章消失几天,老老实实写自己的剧本和试阅。(虽然并没有人会在意断更)


前篇:【1】      【2】      【3】     【4】


后篇:【6】


-----------------


“有人出来了出来了!”

大东与修刚踏出副本传送光圈,就听见一阵充满期待的呐喊声。待二人看清四周围绕之人时,周围人也看清他们,顿时高举着欢呼的手臂纷纷放下,失落之情溢于言表。

二人:“????”

“不是姐妹花啊。”人们失望地说着,又重新燃起希望,看向再度亮起来的光圈。

修与大东对视一眼,连忙翻开直播推送,果然在第一位看见名为“绿洲最强武忍姐妹花”的文章。

“这是说我们?”

修一把关掉界面,拉着大东溜到角落里,悄咪咪问。

“我想……是的。”粗略浏览一遍后,大东心情沉重地关上了推送,“好在并不知道我们的真实ID。万幸你出本之前关掉了直播。”

“这些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修摸了摸手上的鸡皮疙瘩,“那这玩意儿要怎么办?”他指了指怀里的日记本。

“无论这东西的功能多强大,在出现第二本第三本之前,我们绝对不能拿出来。”大东一本正经地回答,“夜深了,早点睡觉,不然会长不高的。”

“啊真啰嗦,你怎么和我妈妈说的话一模一样。”修下意识地抱怨,随即捂住嘴,瞪大眼睛看向露出了然之色的大东,“你什么意思啊我可不是小孩子了!”

“是是。”武士敷衍地摸了摸忍者的头,“知道了知道了,快去睡觉。”

忍者愤愤地一巴掌拍开对方的手,打个响指便消失在武士眼中。武士瞥一眼好友列表中灰下去的忍者ID,这才放下心来,登出游戏。可谁知在他刚下线没多久,忍者又带着一脸得逞的笑容再次上线。同样看见好友列表里灰下去的武士ID,忍者得意洋洋地转了转手中的日记本,吹着口哨迈开步。

“哼哼哼,逃避监察,我可是老手。啊接下来干什么好呢——难得爸爸妈妈今天不回家,玩个痛!”

刚摘下VR头罩的藤原俊郎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从通感椅上起身,关掉了窗户。高楼之上,莹润的月光透入,为少年俊朗的面容铺上一层柔和的色彩。他伸了个懒腰,走向浴室。

 

 

修从计划表里挑挑选选,不一会儿就彰显出选择困难症的征兆——这个也想做那个也想做。

“突然觉得自己好忙哦。”忍者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托腮,一脸苦恼。他敲了敲眼前的计划表,表上的项目纷纷飞出纸张,在他周围四处乱窜,像是几百只金色飞贼一般灵活又聒噪,每个都在絮絮叨叨着“选我选我”,让忍者越发头大。他双手食指来回旋转按着太阳穴,嘴里嘟嘟囔囔地念着莫名其妙的咒语,最后闭眼往前伸手一抓,将抓到的词条双手捂住,深吸一口气后猛地打开,顿时白了脸——

那词条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看鬼片”。

“holy shit,我今天没有这么倒霉吧。”忍者抱着头哀嚎地在地上打滚,其余词条发出解气般的嘲笑声,一个个排着队昂着头回到计划表里,最终安静如鸡。忍者擦擦眼泪爬起来,抖着手点开“电影”中的“恐怖片”分类,想了想还是没有选择实景观看,就这么老老实实地抱着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的巨型武士抱枕,缩在观影沙发的角落,捂着眼睛一边小声嘤嘤嘤,一边从指缝间看起恐怖电影来。

而另一边,藤原俊郎想起自己的学术报告还有资料要查,便匆匆洗漱完毕,重新登入“绿洲”。

因此他当然也看到了好友之中高亮的“忍者”。

——都快十二点了,这小孩还不睡?

大东斟酌再三,还是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真的会长不高哦。”

谁知对方立即打了一个通讯过来。武士惊讶地挑眉,选择接听,于是便听到忍者颤抖着声线说:“我,我现在睡不着了……”

“你做了什么睡不着了……”

“在,在看鬼片……我,我关不掉它……”

大东暂时闭了麦轻笑几声,完了又恢复沉稳的气息,重新打开麦:“你不会是开着‘学习模式’在播放吧。”

“学习模式我关不掉,提示我年龄权限不够……呜呜……不,我没事,对,我没哭,忍者是勇敢冷静的,嘤。”

“咳……需要帮忙吗。”惊讶于小孩儿此刻的坦诚,大东心情顿时好了几分,假装咳嗽遮掩住自己的笑意。

“你……你等一下……不,你还是现在就过来吧……”

小孩儿向他发出共同观影邀请。武士欣然接受,随即传送到了对方空间,看到一个双手捂脸蜷缩在沙发椅背上瑟瑟发抖的忍者。

——遭了,为什么会觉得有点可爱。

心里唾弃了一番自己,武士转身接过小孩移交的权限,通过年龄验证后,这才关掉学习模式,顺带关掉了电影。

“关、关掉了吗!”

“关掉了。”武士上前将忍者捂住眼睛的双手拉下来,在对方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的时候,忍不住下手摸了摸对方的头,表示安慰。

忍者小心地看一眼关掉的屏幕,终于松一口气,抖着想要站起来重新恢复形象,但他缩着抖太久了,四肢僵硬起来,一起身就往后倒,吓得武士连忙伸手捞住他。

“谢、谢谢。”修面红耳赤地在对方的搀扶下安安稳稳坐到沙发上,飞快地把一旁的武士抱枕往仓库里一丢,开着情绪控制装置在游戏里假装无事发生,现实中已经捂着头左摇右晃后悔万分。武士盯着突然冷静下来的忍者,了然对方此刻的状态,也不说破,在沙发一旁坐下后,用闲聊的语气说着:“你爸妈没发现你这么晚睡吗?”

“他们出门了。”勉强恢复正常的修回答。

“作业做完了?”

“当然。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完成全部,太简单了。”

“什么时候升学?”

“……”忍者扭头瞪着他,“我都说了我不是……”

“不是什么?”大东笑着反问,“不是小孩子?这可是小孩子最喜欢说的话。”

“你们大人真讨厌。”心知已经暴露的修嘟着嘴把头转向另一边,一时间并不是很想理这个人,“我就不信你小时候没有趁着父母出门疯狂玩。”

“是是是,我错了。”武士举手投降,“作为赔罪……你们中文怎么说来着,‘舍命陪君子’?陪你玩到你想睡觉?”

“这句话好像不是这么用的……但是算了。”忍者按捺住内心的雀跃,随手又翻出计划表,兴致勃勃地说,“让我来挑一个……”

项目们再次鱼贯而出,吵闹地在两人四周绕圈,忍者伸出手抓了一只,武士也有学有样地抓住一只。带着期盼打开手中的词条后,修一把将这个词条丢出去。

还没来得及看的武士:“???”

“又是看鬼片。”修咬牙切齿地说。

闻言,大东看一眼手中的纸条,看到同样的三个字之后连忙又合上手掌,把手藏到身后,“猜猜看我手里是什么?”

“猜中了有奖励吗?”修似乎期待起来——在连续抓了两个“看鬼片”之后,无论是什么选项都对他来说宛如HE。

“答应陪你玩一晚上?”

“这不是你之前就许诺给我的吗。”

“所以你为什么还会觉得有奖励。”

“好吧好吧……我猜,是看《七武士》!”

“你竟然喜欢这么老的电影……”大东用惊叹的表情吸引修的注意力,与此同时连忙将手中词条上的“看鬼片”三个字抹去,刻上“七武士”,这才将词条展示给小孩儿,“你是会读心对吧?”

小孩儿得意洋洋地昂起头,“我猜东西可是很准的。”

“是是,见识到了。”大东捧场地拍起手,“那我们开始看电影?”

“看看看。”修一把将大东拉在自己身边坐下,点出收藏夹中的《七武士》,心满意足地看起来。




Tbc.

评论(8)
热度(85)
© 少年光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