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 年 光 谱 ❀

感谢到来。
愿我所书,予你欢愉。

【头号玩家/东修】无法说出口的告白

半夜发糖我可能哪里不太对。
时间线在修弟成年后。

OOC归我,糖归他俩。


心情不好的时候果然还是得发糖才能缓解。

晚安啊(顶着熊猫眼如是说)。



--------------------


“那么,会议结束。”
当韦德说出这句话时,大东立即站了起来,其他人一致地将目光投向他。
“……我先走一步。”大东似乎并没有在意众人的视线,只是不着痕迹地看一眼对面瞥了自己一眼后就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少年,沉下心来,终究还是强迫自己不再看对方,刚想抬手退出登录,就被艾奇叫住。
“我说,你们俩到底有什么事儿?”艾奇用一脸受不了的表情来回看着陷入沉默的武士与忍者,“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每次都憋着不说,搞得我在你们面前放个屁都显得那么突出。”
韦德连忙上前一把捂住艾奇的嘴,尴尬地笑了笑:“那个我们三个先走一步,你们俩好好聊啊。”说着就拖着不情不愿的艾奇,与憋笑的阿尔忒弥斯退出会议室。
会议室里空气瞬间凝固。
大东此刻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甚至不敢看男孩儿。他别过头开始数桌上的仙人掌有多少刺,数到二十的时候终于被男孩儿带着委屈的话语打断。
“是我惹你生气了吗?”
修斟酌着开口,声音甚至带了几分颤抖。大东在自己下意识跑过去抱着男孩安慰之前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这才平静地回答。“不,你做得很好。”
“如果我做得好,你为什么要掐自己……没记错的话,这是两个月以来你掐自己的第三十六次。”
“你竟然还计数了——不,重点不是这个。我对你没有任何意见——你很好,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问题。”
“什么问题?”修冲上前来一把拉住大东的手,“必定是与我相关对不对?你是觉得什么事情都憋给自己,让自己显得很伟大?那我可得赞美你一声英雄大东。”
大东呼吸一滞,强忍着不去看少年因为过于气愤而睁大的眼睛,像是刀割一般将少年的手从自己手臂上一点点推开。
“……太晚了,睡觉吧。”他几乎是落荒而逃地下了线,跌坐在通感椅上深深叹息。
被推开的修看着武士消失的地方,冷哼一声,“想跑?”
少年甩了甩手中的机票,哼着歌下线。
于是三个小时后,辗转难眠的大东开门见到了气喘吁吁顶着鸡窝头的修。
“你……”大东刚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便被少年抱了个满怀——最近几年小孩儿可能是生活无忧吃好喝好,身高猛长,现在已经长到自己肩膀。来不及哀叹自己将来在绿洲管理层之中的身高排位,他手足无措地说:“你怎么来了?”
小孩儿把头埋在武士肩上,闷声闷气地说话。“我是来找你讨说法的!”完了又加大抱紧身前之人的力道,“在告诉我真正理由之前我绝对——不松手!”
大东终于苦笑着叹气,“我答应向你说实话,你先坐下来好不好?三个小时的时间,你根本没有休息吧?”
修把头摇成拨浪鼓,最终还是在对方温言细语的劝说下不情不愿地放开手,气哼哼地在大东的床上坐下,双腿不停来回晃动,像是因为没有糖而不开心的小孩一般。
“还是个孩子啊,你这家伙。”大东感叹一句,将水杯递到对方手中,“我可能……真的是恶魔吧。”
“好好的当什么反派。”修不满地嘀咕,“还有,我已经成年了!今年就要上大学了!别再说我是小孩子啦,打你哦?”
说完,修又开始数落大东的不是。“最近看到我你都是一脸失望和丧气,这也就算了,结果后来你居然开始躲着我?藤原俊郎先生,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被少年提及自己的名字,大东一时间有些恍惚。张皇失措地看一眼少年担忧不安的表情,大东勉强笑了。“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
——不能说。
“我竟然会对你……”
——一旦说出口。
对上少年清澈的目光,他终于还是将那埋藏在心底数月的话语说出。
“我竟然会对你,抱有恋人的占有欲。”
“这样的话说出口,是不是会觉得我很恶心。”
“我果然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人。这样的话本应该烂在肚子里,可每日每夜我都在妄想告诉你之后,你是否会回应我。”
大东靠着墙缓缓坐下,“怎么可能……谁会对一个本来是自己哥哥一样存在的人,回应他那样恶心的想法……你现在很讨厌我吧。”
他无奈地笑了,却看到少年光着脚站在自己跟前。
“你根本没有说过……”
修颤抖着回答。
“你根本——没有告诉过我!你怎么知道我会不会讨厌你?”
“有句话你说得没错,你果然是个糟糕透顶的人。……但是其他的话,我一概不认同。”
修揉了揉因为得到预料之外答复而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的青年毛绒绒的头顶,有些气愤地说:“所以你到底以为我是为什么一定要跟你绑定行动这么多年!该不会真的以为我还是那个离不开人的小孩吧!你是不是满脑子都觉得自己对小孩子产生爱恋所以自我唾弃?你给我睁大眼睛仔细看看,我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追在你身后哭哭啼啼喊你大哥的小屁孩。”
“我现在可是……一个可以为自己做的选择负责,为自己的人生负责的人。”
“所以你是想继续自我厌恶,还是立即站起来,堂堂正正地告诉我——”
“你究竟,对我是什么感觉?”
他嘴角一弯,云淡风轻地说:“说不定我今天心情好,就答应你了。”
回应他的,是那个熟悉的、温暖的,多年来从未在他生命中缺失过的拥抱。
他听见那个自己迷恋的声音,满怀着热情和难以抑制的爱意,在自己耳边轻声说——
“修……不,周修。”
“我喜欢你,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说出这句话后,青年抱着他的怀抱更紧了几分,像是害怕自己跑掉一样。修拍了拍他的背,笑了。“武士先生未免太蠢了一点。你觉得说出刚刚那一番话的我,会拒绝吗?就应该用坚定一点的语气来说啊,比如‘以后我就是你男朋友’什么的。”
“……啰嗦。”红着脸的武士闷声闷气地打断了他的话。
“是是是。我错了。”修可怜兮兮地说,歪着头靠在大东的肩上。
“以后……多多指教,忍者先生。”
武士先生笑着在高楼之上,月色之下,亲吻了自己的忍者先生。


-end.

评论(11)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