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 年 光 谱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管理人:弥修(Mishow)
本命:HP/SCP/POT || 近期:我的英雄学院
同人文存放地,管理人长期失踪。

※本站所有原创内容禁止无端转载。

【卡西阿里】Welcome back,my family.

 

 到底有多少东西可以把两个人生生地阻隔开?

身份?地位?抑或是因为害怕孤独而衍生的不甘与忌妒?

世界平等地创造了每一个生命,然而每一个生命却在出生的那一刻便注定了无法被平等对待。

关于这一切,卡西姆无法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因为那已然成为他所出生的这个世界里必须被接受的既在的规律。

——“但是规律是为了被打破而存在的吧。”

他笑了,然后朝面前的少年伸出手。

“阿里巴巴,加入我们吧。”

这样的话,你也跟我们一样了。

 

 

 

微暖的晨光将破旧的木门点染上浅浅的金色,轻风将地上的野草吹动出微小的弧度。天际处的云层被阳光细心而认真地勾勒出金色的弧线,在由铅灰色向浅蓝色过度的天空中仿若精致的点心一般小巧可爱。不知名的鸟儿小心翼翼地降落在窗户上,歪头歪脑地打量着这崭新的一天。

然而与此景毫不相称的是周围破败的房屋与肮脏的街道,偶尔走过的一两个衣衫褴褛、步伐不稳的削瘦的行人,以及躲在房屋拐角处,窥视着那只窗台上的鸟儿的人。

然后,随着一个突如其来的重物击中了什么东西的小小的声音,匿藏在角落出的人们匆匆忙忙地挤压着朝窗户奔去,那种丝毫不示弱的气势仿佛上战场的士兵一样让人有战栗的想法。大概前者与后者的唯一区别在于,前者的眼中充斥着的不是求胜的欲望,而是饥饿的色彩。

阿里巴巴站在门前,将这场狩猎从头看到尾。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那种记忆中的世界被不忍的现实强行撕裂而代替的心情,带着陌生而强大的力量朝他袭来,让他措手不及。

“这就是现在的,我们的国家。”一直沉默不语地站在阿里巴巴身边的卡西姆,淡淡地开口。

是的,这就是你曾经可以拥有的国家,你的子民。

他继续说道:“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战斗的原因。”

“……我知道的,所以我留下来了。”阿里巴巴说着,眼里涌上了悲哀的神色,拳头却攥得紧紧的,仿佛要将眼前的这恶心的现实捏碎一般。

于是卡西姆笑了,开心地握住阿里巴巴满是汗水的手,用轻快的语调说道:“我陪着你。”

是的,我陪着你。

不仅仅因为你是我的挚友,我的家人。

还因为,你现在跟我一样,站在同一个地方,拥有同样的痛苦与想法。

我们现在,是平等的存在,不是吗?

在已经结束的荒唐而悲哀的狩猎面前,两人的影子在冉冉升起的朝阳下渐行渐远。

 

 

 

  为什么,每个人都要不一样。

  不一样的能力,不一样的容貌,不一样的人格,不一样的种族,不一样的血统,还有“阶级之差”。

  “我们没有区别。”这样告诉了卡西姆之后,卡西姆是多么开心,阿里巴巴依然记得。

  于是他察觉到了,卡西姆对于自己与他的差异,是有多么地在意。所以他刻意地不去触及他们的“不同”,逃避着这个在两个人的关系上最薄弱的部分,亦是伤口般的存在。

  然而没有什么是可以用逃避解决的,正如那天夜里所发生的一切。

阿里巴巴告诉了卡西姆自己的真实身份,希望卡西姆可以用私心留下自己。

——我们是家人,不是吗?

其实我最想要的,不是什么优良的种族,不是什么高贵的血统,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地位。我只要可以和大家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足够了。

卡西姆,我只要有你在身边,就够啦。

但是你拒绝了。用“我和你生下来就不是同一个人种”来拒绝我的奢求。

——其实你也很难过,不是吗?

但是我没有察觉到。直到这一刻之前,我都无法得知你的真正想法。

怀中的人已经消失,然而阿里巴巴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然后慢慢地,将怀抱缩小,好像正拥抱着自己最心爱的人。

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与时间里,你到底经历了多少痛苦与悲伤,我完全不知道。

即便是这样,你也依然选择了忍耐着,笑着与我说话、嬉笑,却从未对我告知你的内心。

然而为此感到悲伤的,不仅仅只有你而已啊。

——所以,我们两个,不管有多少不同,却最终都是同样的笨蛋。

冥冥之中,似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轻笑。

然后,对方说道:

“是呢,我们都是笨蛋。”

隐瞒了内心,疏远了一切,然后绕了最远的道路,用了最笨的方法,抵达了我们的终点。

“对不起,还有谢谢。”阿里巴巴抬起头,在他眼前的依旧是那个最熟悉的人的灿烂的笑容。

 

 

我回来了,卡西姆。

——给我一个拥抱吧。

因为,我们是家人啊。

 

回应他的,是一个拥有着仿佛阳光般温暖而令人沉浸其中的怀抱。

“欢迎回来,阿里巴巴。”

 

 

-FIN-

 

 

评论
热度(6)

© 少 年 光 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