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 年 光 谱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管理人:弥修(Mishow)
本命:HP/SCP/POT || 近期:我的英雄学院
同人文存放地,管理人长期失踪。

※本站所有原创内容禁止无端转载。

【K】学院K计划——(Project 1)

[Item A]

 

“欢迎来到苇中学园高等学院,欢迎来到苇中学园高等学院……”

无限地刷存在感的清洁机器人大概是因为今天为开学第一天的缘故,难得没有执着于“清理底裤”这样的诡异行为,而是一本正经地站在学园入口处对着所有的学生播放千篇一律的内容。——当然,这样的“千篇一律”也仅仅局限于看到男生的时候,对于女生的话倒是另一番情形,比如……

“欢迎回来雪染同学,今天也依旧感激不尽。”以低矮的个子仰头看向少女,机器人的声音里骤然爆发了热情。

“啊啦,谢谢。”被叫住的少女一愣,然后笑着回应了,转头对惊奇地看过来的男生说,“这个是我们学校的智能清洁机器人哦,怎么样很有礼貌吧?”

“啊……”回过神来的男生一脸正色地对着机器人略一鞠躬,“……感激不尽。”

“……啧,欢迎来到苇中学园高等学院,欢迎来到苇中学园高等学院……”机器人干巴巴地重复着千篇一律的话语然后转头奔向下一个女生,怎么听怎么觉得跟刚才对少女的热情度指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

“怎么样,相当人性化吧?是学校特地申请的最新款智能机器人哦,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软件和硬件的更新,可以说是整个城市——不,整个国家里最高级的机器人之一了吧,虽然主要功能还是清理垃圾就是了……”一脸兴奋与自豪的少女滔滔不绝地赞扬着智能机器人,全然没有发觉身边的少年有些欲言又止的神情。

——话说回来这样的“人性化”不会有性别歧视的嫌疑吗喂?!机器人它刚才“啧”了一声对吧?!那种奇奇怪怪的不满的情绪是怎么一回事啦输入这种程序指令的人不如说是故意的才对啊!

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的少年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人正在靠近,右手飞快地拔出刀转身对准了来人,蓝色的眸子眯起,声音冷静地传递着主人的威胁。

“你,是谁?”

被剑指着的人一惊,连忙摇头往后退了几步:“对不起对不起……你是转校生吧,我只是想打个招呼而已……”

橙色的如同猫咪一般的眼睛眨了眨,银白色的短发在发梢微微翘起,上翘的嘴角透着几分讨好,整个人看起来温和又无害,无法让人生起什么厌恶的念头。

只是这样的形象似乎在转校生的身上起不到什么作用——他稍稍迟疑了一下,站直身收起刀,抿了抿嘴,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伊佐那社哦。”伊佐那社如同猫咪一般抿嘴笑了,怀中的猫咪也顺势发出小小的“喵呜”声。

“原来如此……你,就是伊佐那社吗。”

一瞬间转校生身上的气势飙升了好几个高度,被伊佐那社抱在怀中的猫咪蹦了出来,炸着毛将身子微微下压,对着他龇牙咧嘴地威胁起来。

“真是有趣,这是对主人的围护吗?相当遗憾地告诉你,你将和你的主人一起被送往……”一边说着一边在周围学生“呜哇那是真刀啊好可怕”的惊呼声中将刀紧握在手,转校生盯着眼前的一猫一人,说着仿佛是宣告的话语,身体前倾准备向前制服对面的人兽(等等),却不想被一个声音打断了所有。

“非常抱歉,这两位同学是在做什么呢?”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随之而来,待众人将目光移向一边时,一群衣着蓝色制服的人正站在转校生三人身后,为首的人戴着一副眼镜,笑眯眯的表情上是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冷静。

扫了一眼这边的情况,他一挑眉,似笑非笑地眯着眼开口:“我想三位一定想要去学生会坐一坐呢。站在这里搭讪聊天谈恋爱可是会挡路的哦。”

“……”总觉得哪里似乎有什么不对的两人沉默了下来,一直站在旁边插不上话的雪染在对上站在戴眼镜的男生身后一个女人的目光之后愣了一下,随即被对方意味深长的笑容渗了一下,乖乖地点头:“好、好的,会长大人!”

围观的不明真相的学生被“会长大人”几个字震到,纷纷回过神来四下逃散,一时间这群人所站的地方方圆十米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这样的场景看上去说不成的诡异,只是这群人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意识,自顾自地朝着学生会的大楼走去,脸上看不出一丁点儿对于这样情形的不好意思或者是难堪的情绪。

不过尽管看上去对学生会十分忌惮,还是有好事者在离开那个“方圆十米”的斥力圈之后,偷偷用手机拍了一张两边的人对立的照片,迅速发到了学园的论坛上。

——【新来的转校生带着两个学生跟学生会发生冲突了!】

帖子的下面立即刷出了一大堆回帖……

 

 

[Item B]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见到过这个人啊?嗯?!”说着这句应当是长得“牛高马大或者是一脸凶恶的人”才能够说出来的话,少年昂起头用大大的眼睛盯着对方,晃了晃手中的便携终端,不耐烦的神色满溢。

“不,似乎是没有见过呢……话说回来初等部的不是应该在另外一个区域吗怎么会到高等部来的啊,呐难道是有什么秘密的通道吗,告诉哥哥我吧,这样的话就可以一起去初等部找女朋友了——啊啊啊啊啊啊!!!”

话说到一半,这个男生就被一根棒球棒以从下往上的方式狠狠地抡了下巴,“咚”的一声让人听到了总会不自觉地摸摸自己的下巴确认安全。

“你·刚·才·说·谁·是·初·等·部·的?”俯视着捂着下巴蜷缩在地上连惨叫都不愿意发出来以防制造出更多疼痛的男生,少年原本元气的声音在刻意的压低之后总让人不由自主地浑身一冷,然而尾音不自觉的上挑却让人觉得他似乎非常地愉悦。

“啊啊真是的从刚才就觉得你唧唧歪歪的废话很多啊还故意弯下腰看我,怎么是故意的吗是故意的吧哈哈哈哈你是想说我的身高不够吗开什么玩笑啦167哪里矮了你说啊混蛋谁规定的高等部就要高得吓人啦我这个明明才是发育期的正常身高啊混蛋!”

少年终于如愿以偿地俯视着对方,橙色的眸子里写满了兴奋和跃跃欲试,“正好最近手很痒呢算啦还是不忍了吧哈哈哈哈反正这里也是教学楼死角啦没人能看到呢就是稍微抛尸有点麻烦……啧,镰本啊这个问题就交给你了……”

“咦、咦?!八田大哥别啊!?草薙先生说了不能闹出动静来的!”被叫到名字之后,站在一边一直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躺在地上的人的胖子惊慌失措地说,上前一步想要拉住八田,却被对方冷冷地一瞪之后僵直在原地。

“啰嗦死了!我们找了这么多天都找不出那个混蛋,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似乎知道点儿的还跟想要跟我交换条件,我说你啊一定是觉得活腻了才会来惹我们对吧,还是说你连我们是谁都没有搞清楚就擅自想要利用我们呢?小·子~!”泄愤的话语说到后来又转回了还在地上躺尸的男生,八田嘴角一咧,绽开了恶意的笑容,手中的球棒也高高地举起。

“记得变成恶鬼了之后要找我报仇哦——我是吠舞罗的‘八咫鸦’,要好好地记住啊……”

球棒说着就要挥向地面,却被一个身影硬生生地挡住了运行轨道。

“八田大哥!”

“镰本你是想干什么!”眼疾手快地停住了球棒,八田美咲忍不住跳起来狠狠地敲了一下对面人的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和怒火中烧,“难道你是和这个人有什么私交吗?”

“不不不不不……是草薙先生,草薙先生啊!”摸摸被敲得生疼的头,镰本委屈地说,“草薙先生发了信息来,说是‘那个人’找到了。”

“……什么?”稍稍有点反应不能地呆愣了一下,随即八田脸上绽放出了仿佛看到猎物一般的残忍的笑容,“找到了?哈……”他开心地打开自己的便携终端,草薙的信息立刻自动播放起来。

【To八田:你在干什么呢不会又在凶巴巴地揍人吧,嘛反正每次你都是话说到一半就开始行动了这也没什么啦只要不做得太过就好。‘那个人’找到了哦,不用再辛苦到处去奔波了,快回来休息一下然后我们一起……】

信息看到这里就被八田果断地掐断了。他将球棒重新抗在肩上,踩着滑板拉着镰本就开跑,“既然找到了就快点去吧,我都等不及把那个人千刀万剐了;镰本你跑得太慢了所以跟着我一起跑吧……不过话说回来那个人是谁来着?”滑了半天终于想到这里的八田陡然停了下来,害得跌跌撞撞跟着跑的镰本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说真的镰本你该减减肥了,这叫什么来着……‘惯性’?”摸摸鼻子自觉理亏的八田扶起欲哭无泪的镰本,红着脸扯开话题。

“……八田大人……我们还是先去HOMRA吧……”已经对于八田这种“行动派”作风习以为常的镰本只是稍稍抽搐了一下嘴角,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啧……好吧,先回HOMRA。”夹着滑板扛着球棒朝校门口走去,八田放慢了步调等着镰本跟上,“对了今天下午是什么课来着?啊我忘了你和我不是一个年级的,算了反正都一样啦翘掉就好。”

“对啊反正都一样要翘掉嘛。”一脸理所应当地回应着,镰本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惹得经过两人身边的学生都奇怪地看了过来,但是看到他们身上的纹身之后又都心惊胆跳地移开了视线。

——吠舞罗的人,他们可惹不起。

 

 

[Item C]

 

“欢迎光临——什么嘛,是尊啊。”擦拭着器皿的金发男子在门被推开的一瞬间露出了灿烂的职业笑容,但在看清来人之后就笑得有些无奈,只是原本冷漠的目光变得温暖起来,隐隐还有一丝宠溺。

“嗯。”红发的男子点点头,习惯性地在沙发上坐下,一言不发。

而金发男子也不在意,俯下身单手拖着脸,另一只手把玩着一个晶莹剔透的酒杯,“讯息都发出去了哦。没想到会在那个地方找到消息呢。发现这个的孩子还真是可爱啊。”

“哼,就跟‘那个家伙’一样,没长大的小鬼。”说着这样的话,男子原本冷漠的脸上倒是柔和几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人。看到这一幕,柜台里的男人把玩酒杯的手顿了一下,杯子晃倒在地,发出了小小的破碎声。酒吧里原本静谧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死寂。对上周防尊投来的疑惑的眼神,草薙出云扶了扶眼镜,轻笑道:“反正这个系列的杯子也只剩这一只了,不是成双成对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啊。”

“……”

面对对方的沉默,草薙看了看手上的表,岔开话题,“说起来,现在应该是……去医院探望的时间了。你是打算等小鬼们回来还是……”

“……我先走了。”犹豫了一秒,周防尊站起身朝门口走去,“叫那群小鬼别擅自行动。”

“是是。”无奈地笑笑,注视着那人走出酒吧之后,草薙脸上的笑容瞬间淡了下来,转过身擦拭起其他的器皿,低着头轻声说着什么,仿佛夜间儿童的呓语。

“到底要这样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呢,你……”

金属的色泽在昏暗的灯光下微弱无比,却刺眼得让他眯起了眼睛。

 

空空荡荡的走廊上只听得见周防尊自己的脚步声。他一边想着“多多良那个家伙能不能换个热闹点的楼层啊”一边在一间病房停下脚步,轻轻地敲了敲房门。

“是我。”

等待了一长段时间之后,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起。

“是你啊,老大。”

“嗯。”这样回答之后,周防尊就没有再开口,似乎是在等着对方自己说话。而门内也沉默了起来,仿佛也是在等待门外的人主动开口。

两边就这样维持着一如既往的相处模式,在这个看上去空空荡荡的楼层里将沉默的氛围漫延,沿着时间轴向前侵蚀。

靠在门上的周防尊就这样抬起头看着白得刺眼的天花板,再想想病房里那个人同样耀眼的白发,于是不由自主地勾了一下嘴角,说:“你这是第二次进医院了吧?”

“……好像是这样,哈哈……真是丢脸啊。”带着不好意思的语气说着,病房里的人似乎也笑了起来,“而且每次都是老大来看我……”

“哼,早说了不要跟着我了。”

“抱歉,好像只有这个不能说肯定的答案啊……”

“……小鬼。”笑骂了一声之后,他站直身,对着门说,“我先走了。”

“啊,老大慢走。下次要记得吃了午饭再过来哦。”

“……啧。”不满地哼哼,周防尊迈开大步离开了这里。在他脚步声消失之后,整层楼再次恢复了他来之前的空寂。白得刺眼的墙壁和白得刺眼的病房门,让人看一眼就觉得眼花头晕。

 

原本空旷的酒吧此刻全是吠舞罗的核心成员。草薙漫不经心地倚靠在吧台上,跟同伴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话说回来啊草薙先生,尊哥去哪里了?”再次玩爆一个游戏的八田百无聊赖地趴在吧台上,睁大一双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草薙,“我们什么时候才去干掉‘那个人’给十束先生报仇呢?”

“……啊,算算时间,应该回来了哦。”瞥了一眼腕表,草薙微笑着回答。

下一秒,酒吧的门被人推开。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去,红发的男人站在门口,目光掠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眯起眼睛,笑得如同一匹即将开始狩猎的狼。

“都到齐了吧,吠舞罗……那么,好戏开场。”

昏暗的灯光下面,在场的人脸上都扬起了狩猎者的笑容。

 

 

 

 

===========================================================

一写尊出就开心了……虐虐更健康?【住口

对不起我会很快结束这样奇怪的场面的……借用漏风大大的话——【从尊多过渡到尊出】……

二人组/青组/八田,估计是因为才开始的原因感觉不太熟练不容易上手……所以说剧情快发展啦QVQ快让双王见面!快让伏八干架(咦)!

…………不过这样的情况还是慢慢来2333333

一开始是想要把分章的名字弄成“Project A”的,但是想想按照这样弄的话我得写到“Project K”才符合这个系列的主题,那么就是11章……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写那么多章OTZ如果写到后来的话发现有那么多就全部改成这样的分章题目,如果不行的话那就算了【躺

啊感谢看了这么长一段莫名其妙的FT,我去看漫画啦^q^

评论
热度(8)
  1. 长溪九溯少 年 光 谱 转载了此文字

© 少 年 光 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