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 年 光 谱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管理人:弥修(Mishow)
本命:HP/SCP/POT || 近期:我的英雄学院
同人文存放地,管理人长期失踪。

※本站所有原创内容禁止无端转载。

【SCP】[欢迎来到SCP]特别篇<7376>——[无神论]Part-1

被温暖的光芒包裹着的少年们,漂浮在人类无法察觉的海洋深处,苍白与暗褐色的手臂将对方紧紧环在胸前,宁静而如同画卷一般精致的面容上是彼此都尚未知晓的满足。

忽然有刺耳且阴沉的声响在少年们的四周爆炸开来,看不见的力量将严密地保护着两人的光芒撕裂,有漆黑的手臂弯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突兀地在白色光芒消散的地方密密麻麻地伸展开来,向紧拥在一起的少年们探去,尖锐的指尖闪烁着可怖的金属的光泽。

很快地这些手就触及到了两人的皮肤,接着他们的外表以人类的肉眼亦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变化着——原本苍白的皮肤立刻被染上了橄榄色,而神秘难懂的诡异不详的符号在那些手的指尖触及之处便如同树木一样迅速地抽出枝叶一般生长分散开来,很快就遍布了全身;而光洁的暗褐色的皮肤则在手、腿以及锁骨的地方飞快地凝结上一层金属一样的色彩,而在看不见的内部,原本洁白的脊椎也开始隐隐散发出了令人不愉快的金属的光泽。

当暗褐色皮肤的少年的额头上被一只手臂像是画画一般刻上了一个奇怪的印记之后,原本就因为一切突然改变而皱眉的他总算是睁开了眼,蓝色的眸子在看向周围那些诡怪的手臂之后微微一怔,随意怒意涌上眼底。而就在这个时候,所有触碰到他的手臂,都好似被相同的自己所触碰了一眼,开始疯狂地扭曲起来,挣扎着争先恐后地往后逃去,很快便消失在空气当中。另一个少年身边的手臂也开始隐隐有些畏惧地停下了举动,犹豫不决地稍稍退后一段距离,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两人的方向。

警告地扫了一眼那一方仍旧不死心的手臂,少年转而看向怀中的人的目光霎时变得柔和起来,伸手压了压对方因为不适而皱起的眉,开口呼唤着对方的名字——

“亚伯。”

尚未拥有记忆的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称呼对方,就好像他并不知道对方下一刻睁开眼之后、微笑着回应地称呼着的自己的名字一样。

“该隐。”

灰色的眸子透露出依赖的意味,亚伯像是撒娇一样叫着对方的名字,眯着眼睛笑得开心肆意。

我知道你的名字。

我也知道你的名字。

就好像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一样,第一个叫出你的名字的人是我,第一个叫出我的名字的人是你。

你给予我被呼唤的权利,我亦给予你被存在的权利。

我们赋予彼此的世界意义,然后生命由此开始。

——我们是彼此的创世主,同时也是彼此虔诚的信徒。

“早安,亚伯。”该隐低头亲吻了一下少年的额头,蓝色的眸子里透出温和与宠溺。

“早安,该隐。”同样昂起头亲吻了对方,亚伯笑了,却在看向不远处的那一群手臂时,充满兴味地挑眉,“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说着又肆意地大声地笑了出来,“不过正好。”

伸出的爬满了符号与图腾的一只手臂,纤长的手指在虚空中某一点处按下,随即便是一把长枪从那一点被手抽出来,准确地扫向那一堆此刻惶恐不安想要四散逃跑的手臂,一个圆弧滑过,便将那一片污秽的生物拦腰斩断,发出诡秘的嘶哑的惨叫之后消失得一干二净。

亚伯将手重新放回该隐身上将其脖子环住,坏笑着在对方耳边说:“哥哥,你额头上的符号真可爱啊。”

被这样说了的该隐,浑身顿时僵硬,脸上的表情也从微笑变成了有些反应不能。半晌,他有些苦闷地开口:“……这不是我的审美。”

可惜亚伯并不像是一个容易退步的人,相反则在每件事上都意外地偏执。他但笑不语,使得该隐简直是百口莫辩,最终只能转移话题,“我们走吧。”

并没有问出任何关于“为什么要走”“去哪里”的问题,亚伯顺从地站起来,同该隐一起朝浅水域走去。周围的水流并不能阻碍他们前行,相反却在触碰到两人时都乖巧地绕出了一圈真空。

“哥哥的能力真是好用啊”刚想说这句话的亚伯却发现该隐身后走过的地方,所有的植物都已腐烂溃败,死气沉沉的一条道路在生机勃勃的海底显得格外突出。

微微皱眉,亚伯选择了沉默,只是却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对方的手。

“怎么?”微微侧头,疑惑地看向亚伯,该隐有些不明白对方的行为。而对此亚伯依然是一言不发,只是抓住对方的手越发紧了起来。

好笑地摇摇头,该隐像是没有察觉到弟弟的异样,就这样牵着对方朝越来越明亮的前方海域走去,嘴角的微笑一如醒来的那一刻一般,温暖而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笑出来。

在两人身后的世界里,光与暗的界限越发难以分辨,最终交织在一起,沉淀在无人所知的深处。

 

 

 

Tbc.

评论
热度(2)

© 少 年 光 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