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 年 光 谱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管理人:弥修(Mishow)
本命:HP/SCP/POT || 近期:我的英雄学院
同人文存放地,管理人长期失踪。

※本站所有原创内容禁止无端转载。

【K】[金银]一小时恋爱

They taked one hour to love,

one life for remembering,

and eternity ofengraving.

 

 

【初会印象】

-Duration:2min

-Total:2min

 

灯光并不刺眼却又能够完完全全地看清楚所有东西的房间里,栗色头发的青年一身笔直的军装,静静地坐在红色的沙发上,在看了看对面墙上的挂钟之后,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这是上级要求自己务必来见的人,据说是一个科学家,而他手上所掌握的研究,军部非常感兴趣。

“如果可以的话,这将改变整个世界。”

对于上级的那句话,他并没有怀疑,却也没有任何相信的理由。他只是一个军人,此刻需要做的就是服从命令。

只是良好的教养使得此时此刻的他对于还未见面的那个人,产生了质疑和不悦的情绪。即便是进入军部已久,但是青年骨子里的刻板和一丝不苟却是从未改变。

就在这个时候,门总算是被人推开,伴随着一个轻快的声音响起。

“抱歉抱歉,因为我姐姐的原因所以来迟了——啊好疼!”

“说什么呢,怎么会是我的错!”

“咦可是姐姐你不是说‘万一来的是个英俊的男人怎么办’所以就坐在那里化妆了好久——啊啊好疼别总是打我头啊!”

“叫你多嘴!抱歉,中尉,我的弟弟让您看笑话了。嗯?中尉大人?怎么了?”

“什么什么?发生了什么吗?”

两个人停止了打闹,一同看向了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青年。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快一分钟,最后中尉迟疑开口:“我是中尉,囯常路大觉,请问哪位才是……威兹曼先生?”

“诶?”

“咦?”

姐弟两人当即愣在了原地,随即便大声地笑了出来。

“真是的,中尉先生别这么可爱啦!难道看不出来我们的性别吗?”

笑过之后,其中一名短发的人站上前来,弯下腰对脸上略微有些窘迫之色的中尉柔声道:“初次见面,我是阿道夫·K·威兹曼,很高兴见到您,中尉。”

青年微卷的银色的头发因为他的动作而垂下,些许落在了国常路的脸上。浅色的眸子里满溢笑意地看了过来,中性的面容因为这样的眼神而越发柔美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中尉觉得脸上开始有些热。他略略垂下眼眸,用平稳的声线说:“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下午茶】

-Duration:15min

-Total:17min

 

“你又迟到了,阿道夫。”

国常路端起茶杯,看向慌慌忙忙朝这边跑来的银发的青年,平静地说。周围经过的侍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样的场景显然并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发生。

略微有些喘气的青年闻言,不满地瞪了对方一眼,在国常路对面坐下,拿起侍从方才端上的茶,微微抿了一口,这才开始辩解:“真是的,大觉你就不能别这么死气沉沉斤斤计较的,总是这么死板会加快速度变成老头子的!看谁还要你!”

“那时候你也是跟我一样的老头子吧。”

“胡说!我才不会变成和你一样的老头子!”

“啊是的,我说错了,你不会变成老头子。”青年若有所思地笑着看了过去,在对方警惕的目光中放下茶杯,“你只会变成老太婆呢。”

“胡说!你这个是绝对的胡说!”威兹曼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不,一定会变成老太婆的。”

“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啊你!变成老太婆的话就嫁给你啊!”

“好。”

“……‘好’个头啊!谁要嫁给你啊混蛋!”

再次一巴掌拍在了桌上,只是这一次的力度明显比刚才要大,至少半个餐厅的人都看了过来,而始作俑者此时捂着手重新坐下,哭丧着脸喃喃说:“好疼……”

对面的国常路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感叹道:“真是,这样的事情你到底要多少次才有教训啊……手拿过来。”

银发的男子乖乖地伸出手,微红的手心立刻被放上了一杯凉茶,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

“中尉每次都对我这么温柔,小心我爱上你哦。”

整个上半身越过桌子,侧头在对方耳边轻声说着,银发的青年笑弯了眼,叫人看不见也看不出其中的意味。

“……”国常路整个人都僵直了一下,随即第一次放大声音反驳:“胡说!”

回应他的是威兹曼的笑声,依然是在耳边,柔和而清澈。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底发芽一样,青年骤然感到有些心慌。

 

 

 

 

【出现】

-Duration:7min

-Total:24min

 

银发的青年冒冒失失地在衣着正式的人群里来来回回奔走,看上去非常着急。

“抱歉,请问您知道更衣室在哪里吗?”

他抱着一个大大的包裹,拉住身边一个人的手,语气略急促。

对方并没有回答,只是高深莫测地扫视了他一眼,随即笑了出来,语气轻佻而漫不经心:“当然,需要我带您去吗?”

“……不,不用了。谢谢。”松开抓着这个人的手,青年转身想离开,却被对方一个箭步上前挡住了去路。

“能让一让吗,我有急事。”威兹曼冷冰冰地看向眼前这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对方眼中的神色他并不是第一次见。粘腻的眼神像是蛇一样在他身上不着痕迹地一寸寸地游走,恶心得让人无法忍受。

“既然是有急事,那么由我带路,不是更加快一点吗?”

周围的人都抑制不住地偷偷注视着这一方,像是在看好戏一样。能够出席这个婚礼的,大多都是一些有权有势的人,相互之间都是认识亦或是了解的,因此对于这个男子的为难,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被为难的人他们从未见过,看对方的衣着也不像是出席婚礼的样子。为了他而得罪一个有权势的贵族,这一点也不划算。

威兹曼当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也只能一再地拒绝:“不,我自己能去的,谢谢。”

“不用担心,我可以好好地带你……去那个地方的。”

男子伸出手将威兹曼的头发缠绕在指尖,笑得邪魅,原本漂亮英俊的五官此刻看起来却好像是恶鬼一样。

“你的头发,很漂亮啊。”

“请不要……”威兹曼侧过身子想要将头发解救出来,说出了再一次拒绝的话语,然而他的话却突然被打断——

“山崎先生,能将您的手从我朋友的身上拿开吗?”

那只手被人用力地抓住,平稳而带着威严的声音这样说着,其中威胁的意味不由自主地使得山崎松开了威兹曼的头发。

“大觉?”

像是惊讶又像是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的威兹曼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青年轻轻地笑了,浅色的眸子里透出喜悦的神色,“真是的,我还在到处找你呢。”

“到处让人好找的是你。”

国常路瞪了一眼对方,又将目光转向了此刻已然是有些惊慌的山崎身上,“山崎先生是找我的朋友有事吗?”

“不……国常路先生……啊不,国常路中尉。”山崎此刻有些手足无措,讨好般地说,“我只是想带您的朋友去更衣室,别的并没有什么。”

“是吗。”冷冷地说,国常路警告般地瞥了对方一眼,“那么,谢谢您的关心。”

他转过身拉住还傻站在原地的威兹曼,迈开步朝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呜哇原来大觉你的名字这么好用吗,早知道就说是找你了。”

“不是叫你直接在门口等吗,怎么进来了?”

“诶不是你说很着急要换衣服吗,真是的所以我才急急忙忙冲了进来啊。”

“你……”

他猛然停下,对上威兹曼笑得温和的脸,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的头。

“干、干什么啊你!”对方猝不及防地被揉乱了头发,手忙脚乱地想要整理好,埋怨地瞪了他一眼。

“真是的……以后如果我不在你身边的话,别到处乱走。”

“我知道了啊,啰啰嗦嗦的好像妻子一样啊你……”赌气般说着,威兹曼还特意踩了对方一脚,只是那力道却只能使青年因为他幼稚的动作而笑出声来。

“你没事就好。”

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他的声音低缓而轻巧。身旁的青年疑惑地抬头:“你说什么?”

“不,什么都没有。”

“奇奇怪怪的啊今天你。快去换衣服啊伴郎先生!”

“是是。”

被强硬推进更衣室的国常路,抱着装着衣服的口袋,无意识地收紧了手臂。

口袋上残留的温度,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抱着的是那个银发的会惹事喜欢迟到的总是笑得温和的青年。

“……阿道夫。”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青年叹息着,念出了这个名字。

 

 

 

 

【信仰】

-Duration:4min

-Total:28min

 

“你相信,神吗?”

漫不经心地拿着小调羹搅拌着香浓的咖啡,威兹曼一手撑着头,歪着脑袋任由银色的发丝垂下,遮掩了半边面容,似笑非笑地看向对面读书的少年。

闻言,知道友人奇怪的“没有答案就不罢休”的撒娇一样的小毛病又犯了,国常路无奈地放下书,毫不犹豫地回答:“不相信。”

“真的?”

“是。”

“理由呢?”

垂下眼思索了几分钟,他才抬起头,直视对方的眼睛,“这个世界上没有神。”

“你真是……仅仅是无由来地相信着这样一个道理吗。”得到回答的威兹曼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一脸的挫败,“好歹也说说什么‘我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或者‘那不过是愚蠢的人类自己安慰自己的假象对象’的说辞啊。”

“……”那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理由,这家伙的脑子又拐到哪里去了?捏着书不知道该如何作答的中尉只得在心里默默吐槽。

“不过,坦率的话,也是中尉的优点哦。”

“只对我坦率的中尉,最可爱了。”

对着青年露出狡黠的笑容,浅色的眼睛此刻因为昏暗的灯光而略带金色,莫名地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意味。

紧盯着对方的中尉骤然红了耳根,低下头继续看起书来。而威兹曼的目光,却是再也没有移开。

 

 

    

 

【回家】

-Duration:23min

-Total:51min

 

从研究所出来的青年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天空,担忧地说:“怎么突然下雨了……今天姐姐也不在,天也太晚了基本上拦不到车,只有淋雨回去了……”

他裹紧了大衣,快步冲出研究所的大门,却立刻被车灯晃到睁不开眼。从指缝之间看去,朦朦胧胧似乎是有个穿着军装的男人站在那里。他立刻睁大了眼:“中尉?”

被叫到名字的人似乎是从什么之中回过神来,看到站在门口冷得抱住双臂、头发也被淋湿一大半贴在脸上的威兹曼,连忙走上前替他撑起伞。迎上对方疑惑的神色,他有些不自在地回答:“我刚好有事路过,听说你还没回去,就想等你。”说完他又摸了摸对方的头发,感觉手下一片潮湿之后不觉皱眉,语气顿时严肃了起来,“快点上车换衣服,我送你回去。”说完就不由分说地拉着青年网车上走。威兹曼在身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一言不发地任凭对方将自己带上车。

将男人“顺便”带来的衣服换上,威兹曼就这样顺势倒在后座上,一脸慵懒地半闭着眼:“啊好想睡觉……好温暖……”

“你头发还是湿的,不可以睡。”

将对方强硬拉起来,国常路不满地拿出干毛巾擦着对方的头发,却不想手下的脑袋突然晃动起来,同时有小小的笑声传入耳朵。

“笑什么?”

“不……只是觉得,中尉的这个车,还真是什么都有啊,从烤得暖暖的衣服到干毛巾,真是为淋雨的人特备啊……”

擦着对方头发的手一顿,然后国常路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全然不顾对方有些戏谑的神情。

许久,他再次听到了银发青年低低的话语:

“中尉真是温柔啊……这样的感觉,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的话……”

接下来的话语并没有继续。车里陷入了沉默。国常路摸了摸对方已经干得差不多的头发,下车进了驾驶席,发动车子朝一条他熟悉无比的道路驶去。

 

 

 

 

【执手】

-Duration:3min

-Total:54min

 

两个人站在黑漆漆的房间里一时无言。

许久,国常路才低沉着声音说:“你太胡来了。”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威兹曼在对方看不清的情况下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似是尴尬地转过头回应。

“不论如何,先把……备用电源打开吧。下次记得不要在家里同时用这么多电器。”

“是是,我知道了~”一边说着,威兹曼一边迈开步朝门的方向走去,却一不小心撞到了桌子,“好疼……!”

“这是你家吧,为什么在自己家也这么不熟悉啊……”无可奈何地走上前,中尉熟练地拉住对方的手,“跟着我。”

“有中尉在真是放心呢。”

笑眯眯地说着这样的话,他握紧了对方的手。

对方显然也察觉到了他力道的增大,什么也没说,却是也越发用力地握了过来。

即便是在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他们都能够隐隐约约察觉到,对方的话,现在是在笑的。

 

 

 

 

【拥抱】

-Duration:5min

-Total:59min

 

“Merry christmas.”

银发的青年抱住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友人,笑得狡猾。

“我们不能亲吻,但是可以拥抱。”

手足无措地回抱了过去,半晌栗发的青年才闷闷地回应。

“Merry christmas.”

说着同样的谎言,拥抱着同样的温度。

 

 

 

【注视】

-Duration:1min

-Total:1hour

 

“如果我们有一天不得不分开,你会怎么做呢,中尉?”

走在身边的青年突然开口。被询问的人稍稍停顿了一下脚步,却是不知该如何作答。

“如果真的那样的话——就请好好看着我吧,中尉。”

青年并未因为对方的沉默而放弃这个话题,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语气里带着一丝隐隐的命令。

“要看着我啊……”

“因为那个时候,我也一定在看着你。”

“好。”压了压帽檐,他给予了承诺,即便他并不相信那一天的到来。

直到他真的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了两人曾经一同生活之下的天空之时,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起来当初许下诺言的情形。然而尽管如此,承诺便是承诺,一旦许下,就绝不会违背。

他理所应当地站在了原地,注视着那一个身影消失的地方。

——现在的话,你是不是也在看着我。

 

 

 

 

 

-Time out

 

 

 

他们用一个小时的时间爱上对方,

他用了一生去记住,

而他用永生去铭刻。

 

 

-Fin-

 

 

作者感想:爱上一个人的时间,并不等于两个人从相识开始一直到告白的那一刻。

真正的时长,也许不过就是那么一个小时。

从许多细小的相处片段里诞生的好感,经过一段时间的累积之后才会变成真正的恋爱。

 

而对于金银而言——

爱上对方的时间也许只有一个小时,但是这一个小时的恋爱却持续了他们之中一个人的一生,以及另一个人的永恒。




-------------

其实这是一篇情人节报社文啊【

大家都甜甜蜜蜜的我就来发个虐文怎样_(:з」∠)_

评论
热度(4)

© 少 年 光 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