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 年 光 谱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管理人:弥修(Mishow)
本命:HP/SCP/POT || 近期:我的英雄学院
同人文存放地,管理人长期失踪。

※本站所有原创内容禁止无端转载。

【终焉ノ栞】[CA]White Valentine's Day

@阿芽的贺文_(:з」∠)_


CA向

文笔渣

(个人觉得)可能有OOC,不喜误入




----------------------------------------

将叫得欢快的闹钟一巴掌拍掉,金发的少年打着呵欠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漫不经心地撇了一眼桌上的日历,大大的被用红笔圈出的日子意外地有些刺眼。

什么啊又是老妈做的好事吗。在打扫卫生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哪一天是超市大折扣日所以随手就记下来什么的。

这个念头迅速被抛到脑后,换好衣服的少年漫不经心地拎起被仍在一旁的书包,晃晃悠悠地走下楼,拿起已经出门购物的母亲做的食物,一边说着“我出门了”一边喝了一口牛奶。

少年所住的地方位于一条安静的街道上。大抵上这里的住户都是上了年纪的,抑或是本身就喜静。只是这样的属性在少年呆在家里的时候倒是十分符合,但当他一出门之后——也许就是将脚迈出门的一瞬间,原本冷淡的面容上骤然洋溢起了与上一秒迥然相反的表情——灿烂的、温暖的,像是一下子就可以让人觉得内心都禁不住微笑起来的那样的笑容。就如同被蒙上了阴影的真实突然被剪刀猝不及防地撕碎,露出了底下的灿烂一样迅速而让人惊讶的反差对比。

当然,他脸上被“剪开”之后所露出来的,却是虚假。

渐渐地周围的人多了起来。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的少女们似乎比往日更多了。其中不乏有和少年穿着相似款式制服的女生偷偷地朝着他看了过来,随即脸上微微一红,又转头和女伴们一起讨论起什么,只是仍旧时不时地偷瞄一眼。对于这样的情形,少年当然是习以为常地不以为意,心下也仅仅是因为这样的场景持续了一路而感到一点儿奇怪和稍微的有点熟悉。

——好像这样的情形,有点似曾相识啊。

像往常一样迈上学校所在的这条街之后,觉得从早上开始一切都有点不对劲的少年,看到了这条街上的各种商店外打出的宣传标语,总算是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翻开手机,看了一下上面显示的日期。3月14日。

“啊……是,这个日子吗。”

他喃喃地说着,扭头像是排练了千百遍一样,用漂亮得无懈可击的笑容对着一个方向说着:“早上好啊,A弥。”

黑发的少年也熟练地点头微笑回应:“早上好,C太。”

方想开口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然后在对方老实地回答“不知道”之后再一脸得意地回答“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呢哈哈哈哈哈哈”的C太在尚未开口之前,就被一个突然拦在两个人面前的一个少女打断了接下来的举动。

看着对方微红的脸庞和手中捧着的包装得可爱的小礼盒,C太立刻知道了她这是想干什么。顿时一种深深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不妙啊这女生是想要提前让A弥知道今天这是什么日子,那么他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不管怎样能够第一个告诉A弥这个事情的人只能是他!

脑子转得飞快的C太当即一脸认真地拉起A弥的手,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nice啊还差五分钟迟到!

“A弥,我可不想在这样的日子里迟到啊。”他自说自话地拉着还一脸迷茫的A弥就朝一百米外的学校大门奔去,全然不顾还被留在原地的少女一脸不可置信和惊慌失措的神情,心里面骄傲得就好像幼稚园里戴上了小红花的小孩儿。当然他的心里已经不止是小红花那么简单了,满溢C太心灵的是同一句话“看吧果然还是只有我能做A弥的第一人啊”。

安全抵达校门口的两人均停下来微微喘气,为度过不同的危机而感到庆幸。C太刚想抬头微笑着告诉对方关于情人节的事情,就被A弥远去的背影刺了个满心疮痍。在他耳边还留着对方的话语。

“我赶去上课了,C太你也要努力别迟到啊!”

“……”一瞬间C太觉得自己打着“要迟到了”的借口逃跑什么的,真是糟糕透了的主意。

仅仅沮丧了一秒钟,C太少年再度燃起了斗志和浓重的怨气——和A弥不在同一个班级什么的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情,万一被其他人不经意地告知了怎么办!他当机立断地拿出手机拨打了对方的电话。几乎就是在A弥接听的一瞬间,C太就马不停蹄地开口:“A弥啊我们来打个赌吧?”

“……哈?”明显是在赶路的A弥气息还不平稳,但疑惑的语气却是好好地传递了过来。

“手机的耳机你带着吧?如果今天谁能够一天都戴着耳机却不被发现的话那么谁就赢了!”

“……这是什么赌啊。”语气僵硬着回答,A弥那边传来了推门的声音。

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也朝着教室飞奔的C太愉悦地坐在椅子上,开始狡辩。

“就当作是今天特有的打赌吧——理由嘛,嗯在一天结束之后我会告诉你的哦。”

“……好。”

并没有那个习惯去拒绝对方话语的A弥答应了下来。两个人挂掉电话之后,C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没有什么比听我的话的A弥更加让人放心了啊。”

他露出了愉悦的神情,将耳机戴上。


接下来的一切都过得异常地顺利。今天的课程都有着板书,而没有板书的课程也都是那种可以随意走神的。即便是被别人拉住问为什么戴耳机——这个问题从所有人的神情里都看得出来,他也只是笑笑然后告知“保密”。连带着许多来告白的女生也都投以了怪异的眼神,被C太拒绝之后也会缠上来询问理由,好像因为这样就可以更加贴近对方一样。只是C太依旧是守口如瓶。

那是他和A弥两个人的游戏。

“不知道A弥那边怎么样了。”注视着又一个女生沮丧地离开,C太有些好奇而期待地问着自己。不过这种时候他还是按捺住了打个电话过去的想法。“酒的话留在最后一刻开封才是最美味的。”

带着过度灿烂的笑容,他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像是等待猎物进入陷阱一样,沉着而内心充满了紧张与兴奋。


在放课铃响起的前一秒摘下耳机的C太漫不经心但又充满了喜悦地朝着校门口看去。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的A弥已经早就等在了那里。这一次的赌约能够胜利的自然是A弥,这是一开始他就做好的打算。

但是那又怎样呢?

将手搭在了A弥的肩上,在对方转过头来的时候露出了与往日相同的恶作剧的笑容。

“我输了哦。”

“……”A弥并没有高兴起来的样子。这是个奇怪的赌约,不仅仅是因为赌约的内容,也是因为立下赌约人的不负责任。

不负责任,这是最正确的评价。

“啊我忘记告诉A弥你,赌注是什么了。”用充满了快活语气说着遗憾的话,C太无论如何也不能给眼前的人一种“恍然大悟”的表现。

经验告诉A弥,C太一定是又有什么事情想第一个告诉自己——这样的情况在两个人认识的开始到现在,从未有过偏差与改变。

果然,接下来对方说了——

“嘛作为补偿,我就告诉A弥你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总觉得这句话有点像是口袋妖怪二人组的A弥认真地在心里吐槽,也认真地听着。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哦。”

“……”

回以对方沉默,A弥看了C太许久,终是不忍心说出实话“其实我早上开始就知道了啊大街上到处都是宣传标语呢”。他配合地露出了一点惊讶的神色:“咦是这样吗?”

“是啊。”

点点头满意地回答,接下来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来来往往的人都有些好奇地看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两人,不久就有今天一直告白未遂的少女上前来,红着脸有些羞涩地开口:“那个,A弥同学……”

“作为相识多年的庆祝所以今天我请你吃饭吧A弥!”

一口气说完上面话语的C太抓过反应不能的A弥的手再度上演了一次“抢亲”——哦不对,是当众夺人,其速度快得一转眼就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不得不令人感叹他不愧于学校运动会所有跑步项目第一名的佳绩。

上气不接下气地在跑出几条街之后总算是放心地停下脚步的C太,在面对着好友疑惑的神色时不由自主地有些羞赧和不知所措。

“我们当年……是今天认识的吗?”

“啊、啊,这个,呃……谁、谁说一定要是有具体的日期才能够庆祝呢!”闪烁着神色不去看对方,金发的少年伸臂揽过对方的肩,笑得灿烂,“择日不如撞日嘛!我们就在这家店吃东西吧!”

顺着C太伸出的手看去,A弥对眼前这家用粉红色字体写的“女仆LOVE咖啡店”保持沉默。

自觉自己走错地方的C太有些僵硬了脸,尽管如此仍旧是笑了:“开、开个玩笑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A弥有想去的地方吗?”

“……啊。有的。”低头看上去像是在思考实际上是在忍笑的少年不一会儿就在金发少年期待的目光里抬起头,“C太陪我去一下那家新开的书店吧。听说那里最近进了几本新书。”

“好的!那么我们就去那里吧!”

依然将好友揽在自己臂间,金发少年迈着夹杂了愉悦与劫后余生的欢快步伐朝目的地走去。

——虽然过程有那么一点奇怪和痛苦,但是总之结果是好的。

即便是少年心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譬如“怎么啦好像是约会一样啊这种不能让A弥被别人抢走的感觉”在疯狂地刷屏,但是一旦看到友人看过来的似笑非笑的神情他便立刻将那样的想法抛诸脑后,开始全心全意地思考着怎样让对方将今天接下来的时间都交给自己。

就算是白色情人节的今天,A弥也依然是那个只能属于他的A弥。

想到这里的C太,总算是发出了今天以来最为幸福的笑容,尽管好像有那么一点傻,但是那已经不在两个人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他们只需要好好考虑,怎么度过这一天剩下的时间就好。

——和彼此一起。


评论
热度(16)

© 少 年 光 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