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 年 光 谱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管理人:弥修(Mishow)
本命:HP/SCP/POT || 近期:我的英雄学院
同人文存放地,管理人长期失踪。

※本站所有原创内容禁止无端转载。

【全职高手】[江周江]放着我来!-01

暗戳戳地萌这两个人很久了,终于忍不住写起了文……_(:з」∠)_
如果有OOC&BUG的话……请不要打我(`;ω;´)欢迎提出意见

另:我的态度是“只要是这两个人在一起就什么都好”,以及我比较倾向于他们互攻。

那么……看·文·愉·快w


----------------------

 

 

 

朝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负责人友好地点点头,回赠一个温和的笑容,少年随着对方推开了眼前的门——

熟悉的键盘声此起彼伏,伴随着同样有节奏而迅速的鼠标声。端坐在一排排电脑面前的人都并未向他们这一方看过来——尽管推门的声音以及从门外席卷而入的恼人的热气存在感是如此地强烈。

站在他身边的负责人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继续往里走,像是并不担忧会有人因为他的到来而分神。少年眯了眯眼,跟了上去,心下了然——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度相当高,是不会因为他们这一点轻微的脚步声而分心。当然,倘若有分心的人——那么他必定不会坐在这一间训练室里。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站在了一个少年的身后。对方坐在电脑前正目不转睛地完成着练习,一个个让人惊讶的技巧如流水般顺畅地在他十指的操作之中呈现在游戏里。站在他身后的少年微微睁大了眼,眼里不由自主地萌发了一股战意——

这个人,很强。

于是原本对于“为什么要站在这么一个看起来像是训练室一霸一样独占了一排的电脑的人身后看他练习”的行为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

时间并不长,当少年打出最后一个连击之后,屏幕上跳跃出了巨大的两个字“荣耀”。站在他身后的人不由得低声说了一声“好”。

头发有些蓬松地飞翘起来的少年闻言转头,大大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丝疑惑。

诡异地,被他盯着的人一瞬间觉得自己读懂了对方的想法——“你也是我们战队的吗?”

与此同时,基本上训练室里的所有人都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通通朝三人所在的方向看来。

负责人这个时候才拍了拍手,满面春风地拍了拍站在他身边的少年的肩,“我向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新加入我们战队的选手,江波涛。”

短暂的沉默之后,训练室里响起了噼里啪啦零散的掌声,听在耳里的江波涛在心里默默诽谤“他们真的不是在脑内一人拍我一巴掌吗”。然而想归想,他依旧是在这并不多么热情的掌声之中露出了温和的笑容,略带一丝羞涩,怎么看怎么像是自己送入虎口的小绵羊一样温顺听话:“你们好,我是江波涛。能够加入轮回战队,我很高兴。期待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

刚说完这句话,正准备着得到众人的附和与自我介绍的他,突然感觉后背被人戳了一下。猝不及防地,江波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用颤音说着:“别、别戳我!好痒!”

训练室里的氛围顿时诡异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又漫不经心转变为饶有兴趣,活脱脱地从小灰灰变成了灰太狼,紧盯着眼前这只不知道是羊还是喜羊羊的家伙,嘴角扬起了兴味的笑容,同时不忘相互交换眼色。

——哎呀又有戏看了!

——可不是吗艾玛等死我了!都快一年没戏看了!

——这个新人真是我们的贴心小棉袄,一来就送了这么个大礼。

——嗯以后对他好一点吧,我的薯片分他一半……

——没人要好吗!

并没有去看大家的目光中所包含的意味,垂下眼睑的江波涛此刻只想往身后人的脑袋上招呼拳头,一巴掌拍平那个呆毛乱蹦又有些毛茸茸的脑袋。关于“怕痒”这一个奇怪的属性,江波涛表示亚历山大。从小到大因为这个毛病不知道多少人笑过自己,尽管在事后都被自己笑眯眯地阴了回去,但是并不代表他不在意这一点——

一个大男人被人一戳身体就会笑得求饶什么的,太丢人了啊!!!!

压抑住心中怒火的江波涛转身想要给对方一个阴测测的笑容,但映在他眼中的是一对色泽淡到接近于琥珀色的水汪汪的眸子,眨巴眨巴地对着自己不动,一瞬间他觉得对方似乎在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等等不科学!为什么他会看得懂这个害他丢脸的该死面瘫的眼神?!明明两个人只是第一次见面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眼神出现在一个大男人身上太奇怪了有没有!大龄婴儿实验体吗!眼神不要这么单纯无辜!杀伤力不要太大!

坚决不承认自己被这样的目光秒杀的江波涛同志说出了一句在今后的轮回战队被暗地里奉为传奇佳作的《保姆和儿子不得不说的经典语录》一书之中占据第一位的话。

“没关系,你不用在意。”

刹那间,围观群众呆住了,围观群众惊奇了,围观群众表示这是在看惊悚剧。

一个队员颤巍巍地拉了拉他身边人的衣角,神情恍惚地问:“我、我这是看到了幻觉吗?居然有人看懂了周泽楷的表情?”

对方一脚揣在了他的腿上,同样语气飘忽:“我踩到你了,所以这不是幻觉。”

“卧槽好疼!尼玛的敢不敢下手轻一点!”

训练室里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哀号,大抵上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见并不是幻觉,也有借此机会打击报复的。原本身为主角的江波涛被众人晾在了一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旁的负责人拍了拍他的肩,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劝解:“没关系,这就是轮回训练室的休息氛围,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还没来得及表示自己没关系不介意的江波涛感觉到自己肩膀上又被人轻轻地拍了两下,他下意识地看向了仍旧坐在自己身后的少年,对方仰着头看着自己,两只手都放在了自己的肩上,眼里流露出了关怀和宽慰的神色。

——这种像是在安慰“因为超过门限回家而被自己老婆拒之门外罚跪搓衣板的爸爸”的感觉是什么啊!

按了按太阳穴,江波涛开始怀疑起自己来到轮回的这个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他看到了保姆的形象在朝自己招手。

 

 

 

Tbc.

评论(2)
热度(21)

© 少 年 光 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