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 年 光 谱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管理人:弥修(Mishow)
本命:HP/SCP/POT || 近期:我的英雄学院
同人文存放地,管理人长期失踪。

※本站所有原创内容禁止无端转载。

【SCP学院】[Bright590]第三人称-----<试阅>

“喂喂,你知道吗?低等部有一个幽灵学生呢!”

“啊,就是那个据说长着恐龙一样的长满鳞片与褶皱的皮肤,披着海妖一样的头发,后脑勺上镶嵌着第三只眼睛,说话像是几百岁的老妖怪一样的神秘学生吗?”

“……我怎么觉得你说的不是人类。”

“蠢货,我们这里的学生怎么可能是人类!”

“也对……但是你那个太夸张了吧喂!至少我们是会保持正常人形的啊!像你说的那个不知道是从哪里爬出来的才觉醒的‘初生儿’才对!”

“哼哼哼,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一个16岁的跑去读低等部,智力也只有和‘初生儿’差不多了。”

“真的假的!”

“那肯定是真的啊,我邻居的妹妹就是在那个班!”

“你和一个低等部的小妹妹聊这个真的大丈夫吗!太丧失了!”

“闭嘴!小孩子比想象中的可怕多了好吗!想想你有一天成为了一个孩子的父亲,啧啧,那才是苦日子的开始……”

抱着猫咪站在角落里光明正大地偷听着这两个学生课余闲谈的男子打了个呵欠,细碎的水光将薄薄的镜片镀上一层光亮,像是刚从这午后的阳光里偷来一般,温暖而悄无声息地爬上了心头。他习惯性地揉了揉头,挂起温和的笑容,转身走进教学楼,所走的轨迹形成一道直线,直逼学院的档案室。

“随便在背后议论同学,应该扣个分啊。”

轻微的喃喃自语似是从未存在过,就这样慢悠悠地随着他的轻快脚步逐渐消失不见。

 

 

轻巧地推开门,有着一头金色短发的青年对所有办公室内的人扫视了一边,自嘴角抿起一个温和的笑容,若无其事地说:“午安,各位。有兴趣来一场新的赌约吗?”

接触到他目光的人一瞬间都或明显或隐秘地露出了警惕的神色,然而眼底里浮现的压抑不住的兴味却是暴露了一切。

坐在最靠近门边的男子明显是属于和青年不对盘的那一类型,一边摆弄着手里的相机一边满不在乎地用轻飘飘的语气回应道:“得了,Bright,别来那一套——至少是在我面前。比起拿‘一天的校园网络监视权限’来做赌注,我更愿意在学校大门蹲一天,兴许能够有什么新发现。”

闻言,金发的青年挑眉:“新发现?哦亲爱的Kondraki,我很高兴你终于能够理解白大褂的美妙。让我猜猜,是谁给你这样新奇体验的?难道405听进去了我的劝告吗。赞美伟大的校长,世界上又少了一堆剃须刀。”

“闭嘴Bright!”熟练地把手中的相机替换为不知名的物品朝对方扔去,被称为Kondraki的男子显然被气得不轻。他大概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立刻紧张地翻了翻自己的抽屉,在看到安然无恙的剃须刀之后又缓和了神色,继续哼哼唧唧地摆弄起自己的相机来,丝毫不再理会对方。

“为你失去一次‘和挚友对话’的机会而惋惜,Kondraki.——那么还有谁,愿意和我来一个赌注呢?”Bright用充满恶意的咏叹调说,随即话语一转,又带着轻快的语气继续提出建议,尾音的微微上翘使得他所说的话带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诱惑。在场的已经有人背过身去捂着脸诅咒起造物主的不公,余下的人也是神色莫名地瞥了他一眼,然后装模作样地考虑起来。

不去理会众人的反应,Bright摸了摸怀中的猫咪,笑弯了眼看向一直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批阅文件的男子,直到对方感受到自己的视线抬起头,那双冷淡的眸子与自己对视许久,终是闪过一丝无可奈何。

他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平静地开口:“不要太过火。”

似乎就等着他这句话,在场的人顿时发出了一阵欢呼,将他的尾音压了下去,同时开始兴致勃勃地讨论起这一次的赌注。被忽视的男子也并不在意,继续埋头看着文件。瞧见这一幕,Bright抿着嘴再次笑了起来,略微歪着头缓缓道:“感谢厚爱,Gears大人。”

不知道是否听见了他的低喃,坐在那里的男子沉稳的脸上有了一瞬间的尴尬。然而Bright却已经没有去注意这一个细节。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开始兴致勃勃地向大家建议怎样去捉弄两个学生。他捏了捏猫咪的爪子,狡黠地笑了:“不用担心,对于在背后诽谤学弟的家伙,有的是手段让他们乖乖认错。”

——校长大人保佑那两个惹到这恶魔的学生。

在心里挤出鳄鱼的眼泪做着毫无诚意的祈祷的众人立即抛弃了那维持了一秒钟也不到的良心,开始热火朝天地设计起各种各样的恶作剧。听着耳边传来诸如“把学生宿舍炸掉怎么样”的话语,Gears拎起眼前的一份财务报表,猛然间动了不想呈上去给校长大人看的心思。

——校长大人,请保佑好你自己。

同样发出“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祈祷,Gears默不作声地把这一份文件放在了一边。

 

 

 

哼着轻快的歌,Bright拖着一行李箱的战利品走进了学园派送车之中,无视了在场人酸溜溜的“可恶这家伙怎么又赢了”的目光,靠在窗边望着倾斜而过的金色光芒,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便停止了哼唱,转而开始“嗯哼哼哼”地笑了。周围的人都一致地转过头去不看他,心下却都了然这个人心里面想的是什么,甚至连下一秒对方会说怎样的话都预料到——

“明天,又是那个日子啊……呵,可爱的小东西,又会有怎样的遭遇呢?”

像是谈论着无关紧要的人一般,青年的声音里并没有任何怜惜的成分,有的只是满满的几乎快要溢出来的好奇与恶意。尽管他口中的“小东西”,此刻正乖乖地呆在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就等着第一时间看到青年推开门,然后冲上去口齿不清地胆怯而开心地叫说那一句每一日都在重复的话语——

“哥哥,欢迎回来。”

Bright将手中的书翻过一页,专注而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方才的笑容所留下的任何痕迹。然而手指压过的地方所留下的重重的折痕,好像有点微妙地反映出了一点点的烦躁与不安。

瞧见了这一细节的Gears眼里冒出了一丝宽慰的笑意,然后合上眼,开始了一天工作结束后的闭目养神。

无论多么焦躁和不情愿,车最终还是在一栋小小的别墅面前停了下来。Bright尽管还是哼着歌但是明显已经不在调上,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就如同他这个人的性格一样,让人又恨又忍不住发笑又觉得有些可悲。

他僵硬着手按响了门铃。很快地,一个跌跌撞撞的脚步声逐渐清晰起来,最终伴随着门“咔嚓”一声的打开,一个有着同样金发的少年带着怯弱的眼神悄悄地从门缝里瞥了一眼外面,看见是青年之后,原本有些担忧的神色立即褪去,和对方有着七八分相像的面容上露出了几乎与青年如出一辙的温和笑容,只是盈盈地映在少年眼中的,却是真实的笑意。

略微沉默了一瞬间之后,Bright伸出手狠狠地戳了一下少年的额头,在对方可怜兮兮地双手捂住被戳红的地方看过来的时候,语气不善地说:“笨蛋,有猫眼你还从门缝里看!”尽管语气态度相当恶劣,但是话语里隐藏的担忧和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却无所遁形。

似乎已经能够熟练地从青年的话语里找寻真正的含义,少年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开口用像是小孩子一样不成语句的话说:“欢——欢……欢迎,回、回来,哥哥——”

青年不耐烦地哼了一声,伸出手按住少年的肩,将对方整个人都转了一圈儿面对门内,瞅见对方光着脚的行径,当即又黑了脸:“穿上鞋!”

“哦——”少年欢快地捂着被敲了一记的头奔回房间,瘦小的身形投影在身后之人的眼中,遮掩了那沉淀在深处的、连他自己也尚未察觉到的一抹复杂的光芒。

 

 


评论
热度(8)

© 少 年 光 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