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 年 光 谱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管理人:弥修(Mishow)
本命:HP/SCP/POT || 近期:我的英雄学院
同人文存放地,管理人长期失踪。

※本站所有原创内容禁止无端转载。

【刀剑乱舞】[兼堀]美丽之物

        [1]

酝酿了整个冬季的阳光欣喜地将自己铺洒在这片柔软的草地上。穿着同样制服的孩子们嬉笑打闹着,在刚长高不少的嫩色草丛里穿梭来回,好几个甚至干脆直接在这天然的地毯上相互挠着痒痒,最后开心地滚作一团,惹得围观的孩子们发出开心的笑容。

和泉守兼定装模作样地举着自己的小画板,不屑地扫了一眼旁边野得厉害的孩子们,然后理了理自己整整齐齐的衣领,扑棱着小短腿朝一个人跑去。

“堀川前辈~你看你看,我画的草地哦!”

被叫到名字的少年,闻言转过身子,笑着张开双臂迎接扑到自己怀中的男孩,眉眼里满是无奈:“如果我没转过身来,你也要扑?”

讨好地一笑,兼定连忙将对方手中的画笔抢过来然后小心地放在一边,这才又埋头在对方怀里撒娇:“堀川前辈你看,我第一个画好,是不是很厉害!”

“小兼定真厉害,这么快就画好了啊,真乖真乖~让我看看。”宠溺地摸了摸小孩的头,堀川接过对方碰上来的画纸,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中露出了赞赏的神色,“颜色真漂亮,还画了我吗?真是用心,这次偷偷地给你打个高分好不好?”

“真、真的吗!”听到这句话,赖在对方怀里不肯起来的男孩顿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什么令人惊讶的话语。

“当然了。兼定一直画画特别不错呢。怎么了?”歪歪头,堀川的眼里浮上了不解的神色。

“啊……那、那个!……我想说,堀川前辈!”着急地挥着手,像是在否定对方的疑惑,兼定的额上冒出了紧张的汗,迎上对方的疑惑目光,有些语无伦次地说,“我、我这幅画还没有画完!我,我可以在下次前辈来上课的时候交吗?”

“这个本来就是期末作业啊,况且……”堀川伸出手弹了一下对方脑门,在对方捂住额头可怜兮兮的目光中,恶作剧般笑了,“我刚刚说了,给你偷偷高分了吧?”

闻言,兼定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双手抓住自己的画,连微红的额头都忘记去遮住,整个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害羞的话一样,在原地扭捏了两下之后,突然拉过堀川的手:“光说不算数!要拉钩!”

“好,那就拉钩吧。”失笑地摇摇头,堀川配合对方换上认真的表情,“拉钩~”

兼定一脸严肃地接上:“拉钩~”

“说谎的人要吞千针!”

一起大声地说出最后一句,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突然又一起笑了出来。堀川揉了揉眼角的泪,又摸了摸兼定的头:“快去和大家玩吧。”

“堀川前辈……”看了看对方因为笑而变得红润的脸,兼定犹豫了一下,最终坚定地开口,“那个!如果我下次把画拿给你看了……你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诶?”被突如其来的话语弄得懵了一下,堀川想也不想地回答,“好啊,是什么要求呢?”

“前、前辈!不不不……!”称呼刚说出口,兼定就连忙摇头,“堀川国广先生!那个……下次,下次我把画带过来的时候,你就嫁给我好不好!”

“……诶?”

“大、大人说过!有喜欢的东西,就要留下来!不然等没了就追悔莫及!”

“……不,我想大人在讲解俳句的时候不是这个意思……”苦恼地捂脸,堀川说,“而且我们都是男生啊,要怎么嫁人。”

“那、那换成我嫁给前辈也可以的!”

“也不是这种问题……”

“前辈是不喜欢我吗……”被几番推辞之后,兼定眨了眨眼睛,忽然就泪光一闪,看得堀川不由得心一软,蹲下身来摸了摸对方的头,叹息着开口:“那我们做个约定吧,如果等你长大了,还想要……想要嫁给老师的话,那老师就娶你好不好?”

“约定了哦!”闻言脸上顿时多云转晴,和泉守兼定满眼幸福地看了过来,“我一定会快点长大!然后嫁给老师的!”

“是是,快点长大吧……”无奈地摇摇头应和着,堀川开始思考是谁交给这么小的孩子这样的知识,还求婚……让他知道是谁的话,呵。

并没有将这番话语当真,堀川开始幻象等这个孩子长大了,自己告诉他小时候还说过这样丢人的话的场景,心下不由得觉得好笑。

偷偷盯着少年然后露出傻笑的男孩,浑然不觉对方笑容中意味的少年,不远处嬉笑着吹着口琴唱着歌的孩子们,还有在这个季节偷偷地绽放的不知名的花,混合在温暖的阳光与宁和的风之中,像是被人千描万绘而出的风景一般,映刻在时光之中,成为无法褪色的回忆和凭吊。

 

 

 

[2]

“骗人的骗人的骗人的……怎么可能……大人他怎么可能……!”

一把推开站在自己面前报信的人,堀川红着眼抓住自从刚才开始就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兼定,反复了好几次才将那让人难以开口的质问从心底撕扯而出,说给对方听。

“大人他……怎么可能会死呢……明明说好了,大家一起在这里会合的……不可能的,一定是骗人的,怎么会死呢,怎么会死呢……”

不断重复着同样的话,在一片死寂之中,堀川的十指深深陷入了兼定的手臂,视线被不由自主流出的眼泪模糊。朦胧之中他被人拉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温暖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将自己深陷其中,好像这样就可以不去想可怕的现实。

“没事的……国广。”

“我还在这里啊……”

“我不会丢下你的。”

“你忘记了吗?当初答应过我那么重要的事情,承诺还没有实现,一切怎么会结束?”

“安心地睡吧。睡醒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听见一个声音,像是从遥远的记忆中追寻来,熟悉得让人仿佛沉浸在充满暖意的春天阳光之下,一切皆是新生般,使人忍不住露出怀念的笑容。

兼定将人紧紧地抱在怀中,像是当年那个偷偷地把画有对方的画如同珍宝一样锁在盒子里藏起来,舍不得让任何人看到一样,却又老是忍不住反复查看,生怕对方突然就消失不见。

许久之后,在他都以为对方睡着了的时候,在自己怀中的少年忽然低声开口。

“呐……兼定。”

“……嗯?”

“我们在一起吧。”

“……”对于这句自己一直以来期盼的话语,和泉守兼定,却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把对方抱得更紧了一些,低头在对方耳边,像是立誓一般轻声说着:“笨蛋。”

胸口的衣服被打湿,他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对方,在不知何时只剩下他们两个的房间里,一直到怀里的人传来稳定的呼吸声,这才慢慢地坐下,将对方靠在自己怀里,让他睡得更安稳。

房外悠悠传来雨声,将一切凝固成灰色的画面。他抱着这个人,抱着自己放在最重要位置的人,一动不动地,像是害怕对方会因为自己轻微的动作而变成破碎的瓷片。

 

 

“人世皆攘攘,樱花默然转瞬逝,相对唯顷刻;岁月常相似,花开依旧人不复,流年尽相催。”

站在讲台之上的男子,瞧见了坐在教室角落里昏昏易睡的男孩,忽然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在其他孩子一副见鬼了的目光之中,他用极其温和的声音说:“和泉守兼定,你说说,我刚才的那一句,是什么意思呢?”

被点名的孩子惊慌地站了起来,抓耳挠腮了一番,最终垂头丧气地回答:“对不起,大人……我差点睡着了。”

摇摇头,男子认真地告诉他:“那这次我跟你说,你一定要记住了啊。”

“人事无常,美丽的东西有可能会转瞬即逝,因此能够彼此在一起的时间也许就只有那么一刻。当时间过去,你还是你,而你在乎的东西,却很有可能已经不再。”

 

 

 

 

伸出手抚过对方微红的眉眼,和泉守兼定笑了。

既然开口说要和我在一起,不论是什么缘由,自己都没有放手的理由啊。

“我从来没有想过只能和你共同拥有那些屈指可数的回忆。”

“不管是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不论是用什么办法,我都要把你留在身边。”

 “我怎么舍得,让你就这样消失呢?”

“毕竟,你是我一生里,最重要的,最喜欢的美丽的事物了。”

 

 

 

 

-Fine.

 

 

 


---------------------------------


【设定】

堀川和和泉守都是黑手党下属学院,从小被培养成为土方岁三的手下。堀川因为年长一点而被抓来当苦力,教导更小的孩子的绘画课。

毕竟爱豆露刀剑里年龄最小嘛_(:з」∠)_


其实黑手党设定我更想写恩爱向而不是这样的历史贴合向……感觉还是有点怪怪的……大家将就看吧【土下座


顺带土方先生的俳句真美hshs!

评论
热度(6)

© 少 年 光 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