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 年 光 谱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管理人:弥修(Mishow)
本命:HP/SCP/POT || 近期:我的英雄学院
同人文存放地,管理人长期失踪。

※本站所有原创内容禁止无端转载。

【全职高手】[卢刘]未成年-01(黑手党注意)

[-1-]

 

 

刘小别从锁眼里抽出钥匙放进背包,推着脚踏车走下了酒吧外的台阶。时间太晚,地点也太偏僻,昏暗的月光勉强能够让人看清道路的走向。他打了个呵欠,漫不经心地盘算着今天又做成了几单生意,回去好给老板报告。走着走着,突然自行车碰到了什么东西,怎么也推不动。刘小别有些不耐烦地仔细辨认了一下前方的障碍物,可惜黑乎乎的依旧什么都看不清,隐隐约约地只能看出那东西体积有点大。

“乱丢垃圾的人就应该拿去千刀万剐。”他有些不高兴地绕开了那个东西,感觉自己一天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而就在他往前走没几步之后,方才那个黑乎乎的东西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呼喊。

“别……别走……”

自行车微不可查地停顿了一下,又继续不紧不慢地前行,逐渐消失在了巷口。倒在地上的人终究是疲惫地闭上了眼,似乎并不想看到那个身影的消失。

然而很快地,他又睁开了眼。

模糊的月光之下,有个高大的身影推着自行车,嘴里念着一些听不清的话语,走到自己身边蹲了下来,伸出手把自己扶起来,跨坐在了自行车上。

他被对方用一只手稳稳地按在了背上,听到那个人低声地说:“坐稳了,掉下去我可不负责。”

努力地笑了出来,少年伸出沾满血污的手,轻轻地扯住了刘小别的衣摆,便趴在背上晕了过去。

“……我有这种让人安心的气质吗我怎么不知道。”被对方这个动作给震到的刘小别撇撇嘴,踩着自行车驶出了小巷。

 

 



卢瀚文是在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里醒来的。

他下意识地起身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并不算大的单人房间,身下的床单有着刚洗过的味道,靠窗的位置是一张书桌,杂七杂八的纸张在被塞得满满的书立前凌乱不堪地挺尸,桌子的一角可怜巴巴地站着一个小小的杯子,感觉随时会被挤下去;四周的墙壁上光洁如新,完全看不出任何污渍。

“我这是……被人救了吗。”

卢瀚文皱着眉,迷迷糊糊地想起来似乎昨晚是有人把倒在小巷里的自己用自行车载走。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别人被救都是香车宝马,为什么他偏偏就是自行车。

乒乒乓乓的声音从虚掩的房门外传来,将跑错思路的卢瀚文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他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下床,在看到自己被包扎得好好的身体时微微眯了眯眼,便径直走出了房间。

“卧槽这玩意儿到底要怎么搞……!”

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漂亮地自上而下将一条鱼从背脊中心为线分成两半,而拿着它的人此刻正哗啦啦地翻着书。

“剖鱼的时候记得是剖开肚子,小心别把苦胆弄破……等等是剖开肚子吗!苦胆是什么鱼居然有苦胆!”

刘小别手忙脚乱地低头查看鱼的苦胆是否安在,猛然听到一个压得极低的笑声。

抬起头,昨天那个被自己救回来的少年正倚在厨房门口,捂着嘴笑得灿烂。迎上自己的目光,对方微微一愣,随即又是一个阳光少年的笑容。

“你的匕首使得不错。”

卢瀚文抬了抬下巴,一副“我夸你是看得起你”的表情。

刘小别突然很想把这条被弄破了苦胆的鱼塞到对方嘴里。他心里面已经脑部了对方被自己这样那样地折腾得苦兮兮的,手上却飞快地把鱼丢到了垃圾桶里。

他拍了拍干净的手,对着卢瀚文挑眉,“你是想先吃饭还是先坦白还是先走?”

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垃圾桶,卢瀚文异常真诚地回答:“我能叫个外卖吗?”

 

 

Tbc.


评论(1)
热度(1)

© 少 年 光 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