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 年 光 谱 ❀

感谢到来。
愿我所书,予你欢愉。

【头号玩家】[东修-友情向]Step Step 02

角色归《头号玩家》,OOC归我。

大东与修友情向,非腐。

前篇:【1】

后续:【3】    【4】     【5】    【6】


欢迎食用,愚人节快乐XD

顺便一个科普:

大东(Daito)与修(Sho),二人的名字来自日语单词“Daisho”,意为“大小”,常指日本武士佩戴的大小对刀。

似乎原著里修也是霓虹人,电影里改为耀家。所以其实这俩人好像真的是兄弟……





【2】

 

“该玩家未通过‘未成年人保护测试’,无法与您组队。”

“该玩家罪恶值过高,无法与您组队。”

修再次婉言谢绝一位玩家的组队后,在对方骂骂咧咧的抱怨声与系统警告提示音中,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

未成年玩家组个队真难啊。他看一眼萧条的副本门口,心情越发低落。随手呼出系统面板,瞥见好友列表里打了备注的“爸爸”“妈妈”两个玩家ID后的“组队”字样,又憋不住哀叹一声。

——怎么办呢,总不能找班上那群小毛孩子组队吧,怕是刚进副本就转身往回跑。回想起上次班级组队探险一个打着可有可无的“R10”标志的玩偶岛,一班的孩子都被Q版鬼怪吓得抱在一起嚎啕大哭,硬是被各家家长给提出来的,当时的修跟大人似的,默默站在副本门口看着人一个个往外走,还被其他大人当作家长给拍拍肩寒暄了几句。最后只剩他一人待在副本里,发着呆坐到了睡觉时间。

……果然还是算了吧。他摇摇头,放弃了这个从未放在计划内的选项,又开始打量起四周,不抱希望地挨个儿发送组队申请,再等着挨个儿被系统自动拒绝。

“组队申请发送成功,等待对方回应。”

“咦?”

在系统跟复读机似的一次次重复播放相同话语之后,修终于听见感人肺腑的这一句提示音。他几乎是立马看向“符合标准”的那一人,随即心情微妙起来。

——那个武士,不就是在接初始任务地点时,盯着自己宝贝武器看的那个人吗?

被他盯着看的大东,也几乎是同一时间睁开眼,看向了这一方的修。

二人在今天之内,第二次目光相对。

 

 

大东非常意外。

在坐禅之前,他就设置为暂离状态,附加屏蔽聊天提示,以防被组队信息所扰。可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有人不私聊便向他发送了组队申请。

鬼使神差地,他睁开眼看清来人后,顿感意外。

——这不是刚才那位身手不凡的少年吗。

二人对视,空气霎时安静,本就廖无人烟的副本门口此时更是只剩彼此,越发凸显出对方的存在感。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终于试探性地挥了挥手:“那个,可、可以吗,组队做任务什么的……”

像是看出了少年的紧张,大东起身朝他走去,伸出手朝少年还僵硬在空中不知所措的手拍过去,击了个掌。

“走吧。”

他笑着点下“同意组队”的按钮,扭头向有些茫然的少年发出邀请。少年总算是从呆愣中回过神,弯着眉眼屁颠屁颠地跟上,高喊一声:“诶来啦!”

大东听着这一声回应,心里面不知怎地非常想摸一摸少年的头,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匪夷所思的念头。他瞅了一眼团队面板,拍了拍对方的肩:“请多指教,修。”

“不是SHO,是……唉算了。”修一本正经地科普,完了又泄气似的摇摇头。

大东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安慰,只得道一句“抱歉”。修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伸手戳向副本:“进去?”

武士抬手关闭聊天屏蔽,清空所有对话申请后,这才慢条斯理地点点头。

二人上前一步敲响了这一扇古朴大门,半晌,门内传来一人低沉的询问声——

“大丧之日,何人来访?”

大东与修一愣:这台词,似乎与这次活动风格并不相符?

可现实并不容二人多想,待NPC说完台词后,迷雾伴随强光朝二人铺天盖地而来,一眨眼,副本开启。

大东刚想转身欲同修商讨这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副本入场方式,却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僵住身体——

……这个穿着水手服的短发小学女生是谁?

而对方也用一种惊恐的目光看着自己:“姐、姐姐,你、你好?随,随机副本吗?”

然后他俩带着不详的预感呼出团队面板,同时发出了呐喊——

“这是什么——?”

阴森庭院内,二位少女的惨声惊起一小片鸦群。有胆子大的乌鸦停留在大门两旁灯柱之上,歪着头观察这两个如丧考妣的玩家。

“这是‘充满春意的樱花祭’活动?”修捂着裙子颤颤巍巍地问。

“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大东勉强冷静下来,抬手查看任务面板,“可能是我们进本的方式不对。……有了。”他指着副本任务最后一行内容后,有些模糊不清的地方,咬牙切齿地说:“这里,多出了一行。”

修连忙查看自己的任务内容,抖着手擦去多出来那一行字上的灰尘——

“拥有同属性武器的双人男玩家,恭喜开启隐藏副本:抢亲。”

“他在说什么?”修惊恐地询问,“抢亲?穿女装?大丧之日?”

“是的,抢亲。大丧之日。”大东从仓库里拿出一把刀,于手中擦拭一番,放入武器位后,这才冷静地回答,“这大概是,策划在愚人节这一日所开放的特殊恶意副本吧。”

“同属性武器。”修看见对方手里的刀后,小声地感叹一下,“你也做过那个任务?天,看这长度,是难度最高的那一种啊。”

“彼此彼此,你的也不简单。”大东轻笑一声,拍了拍裙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出发吧,我们去……抢亲。”



Tbc.

评论(17)
热度(116)